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临沂洗砚池晋墓遗骸DNA研究报告

临沂洗砚池晋墓M2可能是晋代琅琊王司马觐或司马裒的墓葬,复旦大学古DNA团队对遗骨进行了DNA检测,研究报告收录于《临沂洗砚池晋墓》附录二。
DNA检测获得了Y染色体上8个str标记,并用SnaPshot检验了SNP,确认墓主的父系遗传类型为C3南支-F3880-F948。
临沂洗砚池晋墓1.jpg
临沂洗砚池晋墓遗骸DNA研究报告1.png
临沂洗砚池晋墓遗骸DNA研究报告2.png
2

评分次数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很好,河内司马氏的古DNA,可喜可贺啊,和楼主8个STR还是全同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至少不是五胡乱华时候来的了
看来司马的y已经确定了
司马觐,河内温(今河南省温县苏王村)人,晋宣帝司马懿之孙、琅邪武王司马伷长子、晋元帝司马睿之父,太康四年被封为琅邪王。其父系遗传类型为C3南支-F3880-F948,最可能追溯至中国南方。
C单倍群在全国各民族中的分布如下:




辽宁汉族22.5%、吉林16.67%、黑龙江汉族15.32%,主要是由于历史上有东胡、肃慎、女真等民族的先人融入到东北汉族。山西汉族19.64%,主要是由于历史上北方游牧民族频频侵入中原王朝,山西陕北豫北冀西等晋语区曾经是五胡乱华的重灾区。

云南布朗族、湖北土家族,贵州土家族、云南哈尼族、四川彝族都属于藏缅语系,C比例非常高,分别为27.27%、30.77%、21.21%、21.67%、12.50%,这些C系基本上都是C3*/C3a,可以说是C3南支,不同于北亚通古斯C3c北支。由此看出,C3南支应该是藏缅语系的主要单倍群之一,并不比羌藏基因D系少。

上海汉族高达22.22%,最可能是由于古代百越土著高频的C系造成的。广西仫佬族、贵州水族、湖南侗族属于壮侗语系-百越族群,C系高达13~30%。江苏汉族15.38%、安徽汉族13.46%都是受到百越人北上移民的影响。由此推测C3*是古代百越族群固有的父系单倍群之一。

《Global distribution of Y-chromosome haplogroup C reveals the prehistoric migration routes of African exodus and early settlement in East Asia》

Abstract
The regional distribution of an ancient Y-chromosome haplogroup C-M130 (Hg C) in Asia provides an ideal tool of dissecting prehistoric migration events. We identified 465 Hg C individuals out of 4284 males from 140 East and Southeast Asian populations. We genotyped these Hg C individuals using 12 Y-chromosome biallelic markers and 8 commonly used Y-short tandem repeats (Y-STRs), and performed phylogeographic analysis in combination with the published data. The results show that most of the Hg C subhaplogroups have distinct geographical distribution and have undergone long-time isolation, although Hg C individuals are distributed widely across Eurasia. Furthermore, a general south-to-north and east-to-west cline of Y-STR diversity is observed with the highest diversity in Southeast Asia. The phylogeographic distribution pattern of Hg C supports a single coastal ‘Out-of-Africa’ route by way of the Indian subcontinent, which eventually led to the early settlement of modern humans in mainland Southeast Asia. The northward expansion of Hg C in East Asia started ~40 thousand of years ago (KYA) along the coastline of mainland China and reached Siberia ~15KYA and finally made its way to the Americas.

《单倍群C在全球的分布揭示人类出非洲的早期历史以及定居东亚的过程》摘要大意:详尽地研究了Y-SNP单倍群C的分布。结果显示,尽管分布很广泛,单倍群C的各个下游单倍群有不同的分布,都经历过长时间的隔离。在东亚,大致按照自南向北,自东南向西的一个扩散过程。单倍群C的系统发育结构支持经由印度洋海岸的走出非洲模式,是早期定居东亚的现代人父系单倍群。单倍群C在东亚向北的扩散,开始于约4万年前,沿海岸线迁徙并在约1.5万年的时候到达西伯利亚,并最终到达美洲西北部。

根据M130下各位点的基因分型结果,可以将所有样本定义为三个单倍群C*-M130、C3*-M217和C3c-M48。

其中祖先单倍群C*-M130只在南方地区检测到,C3*-M217的呈现了南北两个分布中心,而C3c-M48只分布在东北以及西伯利亚地区。

在基于Y-STRs的数据构建的各单倍群NETWORK系统树也在南方的样本内也观察到了较大的变异,其多态性高于北方。利用SNPs-STRs相结合的遗传学分析手段,估算东亚地区单倍群C3*-M217起源时间范围在30,000-37,000年之间,而单倍群C3c-M48的起源时间在15,000年左右。 总之,Y染色体单倍群C的基因地理分布和Y-STRs的分析结果表明该单倍群从南方进入东亚地区,进而支持东亚人群的南方起源观点。现代人在30,000年前到达东亚南部,在距今15,000年左右向北方扩张,群体在南、北方各自的扩张事件造成了东亚遗传结构南北差异的格局。

总结:
①.南方汉族及南方少数民族频率较高,北方汉族频率居中,北亚少数民族出现高频;
②.南方汉族、北方汉族、南方少数民族大部分为C3*,少量C*,几乎没有C3c,C3c只见于北亚少数民族;
③.长江下游上海、江苏、安徽一带频率较高,预示着C3*沿海岸向北迁徙途中在长江口有一个向内陆迁徙的分支,土家族、侗族、水族、罗城仫佬族有较高频率,可能与这个分支有关,或者他们当中有的是原先江浙一带於越的遗民。由此推测C3*是古代百越族群固有的父系单倍群之一。

云南广西一带祖先单倍群C*-M130 → 古代百越族群C3* → 北方C3*/C3a → 北亚通古斯C3c
司马觐,河内温(今河南省温县苏王村)人,晋宣帝司马懿之孙、琅邪武王司马伷长子、晋元帝司马睿之父,太康四年被封为琅邪王。其父系遗传类型为C3南支-F3880-F948,最可能追溯至中国南方。
C单倍群在全国各民族中的分 ...
拓扑维度 发表于 2017-2-20 10:34
你这写了一大段估计连C3各支系的上下游关系和分布情况这些基础问题都没搞清楚。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你这写了一大段估计连C3各支系的上下游关系和分布情况这些基础问题都没搞清楚。
豢龙氏 发表于 2017-2-20 10:42
关于C3各支系的上下游关系,工程量巨大,今天还没有全面调查报告。因此,我们暂时做个粗估,不会有很大偏差吧!
就是C南支内部支系分布也各有不同,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关于C3各支系的上下游关系,工程量巨大,今天还没有全面调查报告。因此,我们暂时做个粗估,不会有很大偏差吧!
拓扑维度 发表于 2017-2-20 10:49
你这粗估可能偏差很大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本帖最后由 拓扑维度 于 2017-2-20 11:19 编辑
你这粗估可能偏差很大
豢龙氏 发表于 2017-2-20 11:08
其中祖先单倍群C*-M130只在南方地区检测到,C3*-M217的呈现了南北两个分布中心,而C3c-M48只分布在东北以及西伯利亚地区。 这个调查结论不会出错。不过,关于具体上下游关系,需要很大的工程量而深入检测调查,才能修正误差。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2-20 11:47 编辑

晋墓M2可能是晋代琅琊王司马觐或司马裒的墓葬
这个“可能是”怎么回事?晋代有两支疑似北方流民冒认的司马氏。
司马氏源流三:出自姬姓许氏、郝氏改姓,属于因故改姓为氏。
在南朝宋文帝刘义隆元嘉九年(公元432年)初,许穆之、郝惔之二人率部民投靠仇池国武都王杨难当,并改姓为司马氏。当时许穆之改姓名为司马飞龙,郝惔之则改姓名为司马康之,皆讹称是晋室近戚
据史书记载:许穆之、郝惔之,他们的后代中有人因故改为司马氏。许穆之、郝惔之二人,是南北朝时期中国北方的流民首领,属于氐胡民族,在史籍《宋书》、《通俗文》、《图经本草》、《本草纲目》中,多将其列入"清水氐"。但本书认为其不过是曾经依附于清水氐杨氏家族,并非属于清水氐世系,因此其具体源起何族支,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又查了一下,时间不对。与许穆之、郝惔之无关。
晋墓M2可能是晋代琅琊王司马觐或司马裒的墓葬
这个“可能是”怎么回事?晋代有两支疑似东北流民冒认的司马氏。
司马氏源流三:出自姬姓许氏、郝氏改姓,属于因故改姓为氏。
在南朝宋文帝刘义隆元嘉九年(公元432年 ...
Hanhe 发表于 2017-2-20 11:24
墓葬的断代在西晋末年到东晋初年,不可能是你所说那些所谓东北流民。从墓主的遗骨信息来看其体质特征属于秦汉时期的中原类型,也与东北没什么关系。
之所以说可能,是因为因为墓葬被盗严重,缺少确定的墓主信息。不过从墓葬形制和规格来看,可以确定是晋代的王侯级墓葬。该地区能有这种规格墓葬的只可能是晋代的琅琊王,或者琅琊王氏家族,但琅琊王氏已于西晋末年举族南迁,所以研究人员认为属于琅琊王氏的可能不大,最有可能是属于晋代某位琅琊王。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7-2-20 13:45 编辑

祖先单倍群C*-M130,这种概念从来就没有在现代人中存在过,华南地区的CxM217事实上与澳大利亚,南亚,日本乃至欧洲的C是一个大的分支,而M217代表C的另一个大支,二者无相关性,根本不存在这种从华南C*分化出M217这种想当然的逻辑。

回到主题,F948的TMRCA已经深至旧石器至新石器时代的交接阶段,早于华北地区绝大多数最早的新石器遗址上限。新石器晚期至青铜时代中原古DNA样本测过多组多例从来没有M130或者M217阳性样本,长城沿线几例样本就可以测到,历史时的中原古dna更是第一例就点到了C3南支。此前华南历史时期古dna也是几例样本就有C群阳性样本。我相信这绝不是偶然现象。


从欧洲古dna案例来看,一个单倍体群marker要想从一个家族性的private snp变成一个族群的标记,再伴随该族群走向地理意义上的扩张,往往要经历数千年的历史孵化期。家族生物意义上的扩张和族群地理意义上的扩张,从来都不曾同步。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好奇云怪 QQ群:387100816。
突然想到,又是赵国相关!

战国时期,赵国大堡山墓已经找到一个C2南支,司马卬先人为赵国军事贵族,楚汉相争时封为殷王,司马卬十三世孙为司马懿。
至少不是五胡乱华时候来的了
Lep1dus 发表于 2017-2-20 10:21
越来越多的数据可以看出,汉代以后基本没有大变化

常染色体成分也不支持混合说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发现,证明到西晋时C3南支已是中原的主流单蓓群之一。不知这个样本和孔仁玉家族的C3距离多大?
祖先单倍群C*-M130,这种概念从来就没有在现代人中存在过,华南地区的CxM217事实上与澳大利亚,南亚,日本乃至欧洲的C是一个大的分支,而M217代表C的另一个大支,二者无相关性,根本不存在这种从华南C*分化出M217这种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2-20 11:41
说的全是套话废话,而且错误百出
1、第一个出现C2南支(旧称C3南支)是战国时期大堡山赵国墓地的,5个个体中占比20%,和现代比例基本一致。
2、第一个魏晋时期中原古代Y数据,是元宝坑曹鼎的O1b*(旧称O2*)。
黄汗看完这篇文章之后该哭了,连河内司马氏都是C2南支。不过这跟我的判断一致,我早就说过华夏族有北方起源背景,而且C2南支应该是汉藏固有单倍群之一。
司马觐,河内温(今河南省温县苏王村)人,晋宣帝司马懿之孙、琅邪武王司马伷长子、晋元帝司马睿之父,太康四年被封为琅邪王。其父系遗传类型为C3南支-F3880-F948,最可能追溯至中国南方。
C单倍群在全国各民族中的分 ...
拓扑维度 发表于 2017-2-20 10:34
错误百出的一篇业余文章。上海人的C2高能说明百越土著的C2高?今天的上海人来自全国四面八方,跟上古时期的百越土著没关系。江苏和安徽的C2高也不能代表百越土著的C2高,历代北人南下早就把这一地区的土著血统冲淡了。我看苏沪皖汉族的C2高更有可能是来自中原或山东的古汉人,这个墓主的单倍群就是一例很有说服力的证据。

华南的C*也不能突变为C2,最近的证据表明华南的C*是C1的分支,跟印澳日欧的C更接近。

至于仡佬族,水族,还有侗族的C2高频,一是检测样本量较少不具有足够的说服力,二是鉴于同属壮侗语族的壮族傣族黎族C2的比例并不高,我个人认为不能排除侗族水族的C2是来自于其他族群的可能性,比如苗瑶族群,藏缅族群,或者汉族。

总之,现有证据完全不能证明C2是华南起源且在百越土著中高频。恰好相反,额金河的C2南支,内蒙大堡山赵国墓的C2南支,达延汗的C2南支,还有司马氏的C2南支说明C2南支更有可能是北方起源并逐步向南方扩散的。
本帖最后由 无善 于 2017-2-20 22:48 编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5ddf790102vrn7.html
http://www.ranhaer.org/thread-31412-1-2.html
按照poly的数据,C2a应该是东北官话  晋语区 冀鲁官话 胶辽官话  外加一个西南官话较多。该晋墓遗骸DNA也已经明确是F3880+,F948+
002611单倍群交流QQ群:199924794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