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郑张尚芳先生去世了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8-5-29 10:39 编辑

5月19日

http://ling.cass.cn/tzgg/201805/t20180521_4265759.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1fa860102xa8f.html

                【讣告】郑张尚芳先生逝世                                
                                      作者:语言研究所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5-21  
                                       

沉痛悼念郑张尚芳先生


     著名语言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郑张尚芳先生于2018年5月19日因病在浙江温州逝世,享年85岁。

   郑张尚芳,浙江温州人,1933年8月出生。原名郑祥芳,笔名尚芳、方翔。当过地质勘探员、民办教师、工人等,以自学进入语言学研究领域。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他在多位老一辈语言学家的热情帮助下逐渐成为有专业水平的语言学者。1964至1966年借调到浙江省方言调查组。在“文革”中仍坚持音韵和方言研究。1978至1981年,参加《汉语大词典》温州师范学院编写组。1980年考取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副研究员,在方言研究室工作。1991年晋升研究员,1994年退休。曾受聘为上海师范大学和南开大学兼职教授。
   郑张尚芳对汉语语音史、尤其是汉语上古音的研究,在国内学术界和国际汉学界都有很大的影响,代表作是《上古音系》(2003年初版,2013年再版);对汉语中古音和近代音的构拟也自成体系。他长期从事汉语方言的调查和研究,以对吴方言的研究成果最为突出,代表作有《温州方言志》(2008年出版)。在汉藏语比较方面,他也有不少重要的学术见解。他在五十多年时间里,发表了一百五十多篇学术论文,其中一部分结集为《郑张尚芳语言学论文集》(上下两册,2012年出版)。
  郑张尚芳先生钟爱于语言学事业,为之勤勤恳恳地贡献了毕生。他的逝世是我国语言学界的一大损失。
  郑张尚芳先生千古!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

2018年5月19日

1

评分次数

记得以前看过,郑先生好像是自学成才,也算是“民科”翘楚了吧
从搞研究的方法学角度,和入行后轨迹看,倒是很标准,和民科毫无瓜葛
3# distro
郑先生鼎鼎大名,不过我没看过他老人家著作

民科带引号,只是说明他自学成才
郑先生确实可视为业余研究者的骄傲,先生并无本专业的大学学历。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沉痛悼念郑张尚芳先生

http://ling.cass.cn/tzgg/201805/t20180525_4304785.html

作者:语言所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5-25  
                                       

  全国汉语方言学会唁电

郑张夫人并全家:
  惊悉郑张尚芳先生不幸因病逝世,本会方言学同仁深感悲痛。
  郑张先生是国内外著名的方言学家和音韵学家,一生钟爱语言学,尤精于方言、音韵和历史比较语言学的研究。他勤于田野调查,深于音理探究,博采群书,广聚众语,在方言学、音韵学、汉藏语言比较等方面都发表了大量成果,提出了重要创见,为中国语言学的发展、为中国学术的国际影响,都做出了杰出贡献。他退休之后仍辛勤耕耘学术,不断铸就新作,是献身学术的人生典范。
  郑张先生的逝世是汉语方言学的一大损失。谨向郑张夫人和全家表示我们的深切哀悼。
  郑张尚芳先生千古!

  全国汉语方言学会
2018年5月19日


  中国民族语言学会唁电

郑张尚芳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著名语言学家、汉语音韵学大师、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郑张尚芳先生于2018年5月19日不幸因病逝世,谨致诚挚哀悼。
  郑张尚芳先生是享誉中外的汉语古音研究大家,长期以来,先生呕心沥血,潜心学术,为汉语方言、音韵学、汉藏语言比较研究孜孜以求,他所建立的上古音体系,被国际汉藏语学界普遍认同。先生以《上古音系》为代表的等身论著,标志着中国语言学的新拓展和汉语古音研究的新高峰,在海内外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学术影响。
  郑张尚芳先生大力倡导基于中国境内各民族语言的比较研究,特别是汉语和兄弟民族语言的比较研究,并身体力行,对中国民族语言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郑张尚芳先生的逝世,是中国语言学事业的重大损失。
  谨向您们并通过您们向郑张尚芳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并望先生的家人节哀顺变。

  中国民族语言学会
2018年5月19日


  中国语言学会历史语言学分会唁电

郑张尚芳先生家属:
  惊悉郑张尚芳先生不幸逝世,不胜悲恸。谨向郑张尚芳先生表示沉痛哀悼!向郑张尚芳先生亲属表示诚挚慰问!
  郑张尚芳先生是誉满中外的著名语言学家,毕生孜孜矻矻,致力于中国语言学研究,在上古音研究、汉语方言研究、汉藏语比较、少数民族语言研究等领域成绩卓著,影响深远。郑张尚芳先生的辞世是中国语言学研究特别是中国历史语言学研究的重大损失。郑张尚芳先生虽已遽归道山,但其道德文章将永泽后世。

  中国语言学会历史语言学分会
2018年5月19日


  历史语言学研究二室唁电

郑张尚芳先生家属:
  惊悉郑张尚芳先生不幸逝世,不胜悲恸。谨向郑张尚芳先生表示沉痛哀悼,向郑张尚芳先生亲属表示诚挚慰问!
  郑张尚芳先生是誉满中外的著名语言学家,毕生孜孜矻矻致力于中国语言学研究,在上古音研究、汉语方言研究、汉藏语比较、少数民族语言研究等领域成绩卓著,影响深远。郑张尚芳先生的辞世是中国语言学研究特别是中国历史语言学研究的重大损失。郑张尚芳先生虽已遽归道山,但其道德文章将永泽后世。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历史语言学研究二室
2018年5月19日


  方言研究室、《方言》编辑部唁电

郑张尚芳先生家属:

  惊悉郑张尚芳先生不幸逝世,不胜悲恸。方言研究室、《方言》编辑部全体同事谨向先生表示沉痛哀悼!向其亲属表示诚挚慰问!
  郑张尚芳先生毕生致力于中国语言学研究,孜孜不倦。在汉语上古音、方言学、汉藏语比较研究等领域成就卓然,影响深远。郑张尚芳先生的辞世是中国语言学研究特别是汉语方言研究的重大损失。
  郑张尚芳先生千古!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方言研究室、《方言》编辑部
2018年5月19日


  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和郑张尚芳先生家属:

  惊悉郑张尚芳先生仙逝,不胜悲痛。
  郑张尚芳先生是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在汉语音韵研究、汉藏语比较、汉语方言研究等领域成绩卓著,引领一个时代。他的离世是中国语言学的重大损失。
  郑张先生与复旦大学中文系有密切的关系,几十年中他多次莅临复旦,举办讲座,参加学术会议,吐珠唾玉,泽被后学,与复旦中文系师生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对推动我系的学术发展产生过重大影响。复旦中文系全体师生,对他的去世表示深切的哀悼。郑张先生虽已驾鹤西归,但是他的学问人品,永存复旦学子的心间!

  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2018年5月19日


  上海师范大学语言研究所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及郑张尚芳先生家属:
  惊悉郑张尚芳先生于2018年5月19日不幸仙逝,万分悲痛。
  郑张尚芳先生是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在上古音、汉藏语比较、汉语方言等研究领域成绩卓著,特别是他的上古音构拟系统在国际上有很大的影响,引领了一个时代,先生的成果必将影响语言学界的一代代学人,泽被后学。先生的去世是中国语言学的重大损失。
  郑张先生是上海师范大学语言研究所兼职教授,曾多次在上海师范大学为研究生开设“上古音研究”“汉语音韵学”等课程,先生退休后也不辞辛劳,来上海师范大学参加会议、举办讲座,对上海师范大学语言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和上海师范大学的师生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深受师生爱戴。
  上海师范大学语言研究所全体师生对先生的去世表示沉痛的哀悼。
  郑张先生千古!

  上海师范大学语言研究所
2018年5月19日


  上海教育出版社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
  惊悉郑张尚芳先生不幸逝世,不胜悲痛。郑张尚芳先生是我国杰出的语言学家、“郑张—潘”古音构拟体系的创立者,为我国的语言学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郑张尚芳先生长期以来一直支持关心上海教育出版社的工作,在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代表作《上古音系》,在《语言文字周报》开设了“史语漫话”专栏。他数十年锲而不舍刻苦钻研学术的精神,赢得了学术界的广泛敬重。
  郑张尚芳先生的逝世是我国语言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深切缅怀郑张尚芳先生。谨向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并通过语言研究所向郑张尚芳先生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上海教育出版社
2018年5月19日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并郑张尚芳先生的家属:
  惊悉郑张尚芳先生不幸去世,不胜悲痛。郑张先生一生心无旁骛,以学术为业,在音韵学、历史语言学、汉藏历史比较语言学以及文献学、方言学等诸多领域造诣精深,著述丰硕,影响深远。在文革期间,郑张先生潜心研究汉语上古音,他构拟的上古汉语六元音系统,得到了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评价。近年来经过汉藏历史比较语言学、古文字学等诸多学科的检验,证明这个体系是非常合理的。
  郑张先生生前非常关怀和支持首都师范大学的学科建设和学术研究,我们音韵学等学科的很多硕士和博士研究生都得到了郑张先生的指点和教诲,冯蒸教授所指导的音韵学硕士、博士研究生论文答辩,全部是由先生主持的。由我们的学生翻译的俄国著名汉学家斯塔罗斯金的《古代汉语音系的构拟》,是郑张先生亲自认真审校的。首都师范大学语言学学科全体师生也非常敬仰先生,2006年林海鹰同学撰写了《斯塔罗斯金与郑张尚芳上古音系统研究》,对郑张先生研究并构拟的上古音系统进行了全面的研究。
  郑张尚芳先生离开了他酷爱的学术事业,留给学界的是他不朽的著述和崇高的学术威望。先生之学海阔汪洋,先生之风如日月之光!郑张尚芳先生的离去,是我国乃至世界学术界的巨大损失。谨向贵单位及郑张先生的家属致以诚挚的慰问,并请郑张先生家属节哀顺变。
  郑张尚芳先生安息!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
2018年5月19日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汉语史研究院、汉语言文字学研究室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郑张尚芳先生家属 :

  惊悉郑张尚芳先生仙逝,不胜悲悼 !
  郑张尚芳先生在上古音研究、汉藏语比较、汉语方言研究等领域做出了卓越贡献,令世人瞩目。泽被后昆,功德无量。他的仙逝是中国语言学界难以估量的损失。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对郑张尚芳先生的仙逝表示深切哀悼,敬希家属节哀 !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汉语史研究所、汉语言文字学研究室
2018年5月20日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并郑张先生家人 :
  惊悉郑张先生仙逝,我们感到十分悲痛。
  郑张先生是我国著名语言学家,在汉语历史音韵学、汉语方言、民族语言等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就,在国际国内学界享有崇高的声誉。除此之外,郑张先生龙虫并雕,其论文集中以及博客上对一些具体语言问题的探讨,无不体现着他的智慧和渊博,他对中国古代文献的熟悉程度令人叹服。
  郑张先生对学术全身心的挚爱和苦心孤诣的追求,激励着无数的后来学人。
  郑张先生的逝世,是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表示沉痛哀悼,并向郑张先生的家人表示深切慰问。
  郑张尚芳先生千古!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
2018年5月21日


  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音韵学分会江苏师范大学语言科学与艺术学院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 :

  惊悉我国著名音韵学家、方言学家郑张尚芳先生于2018年5月19日因病于温州辞世,我们深表痛悼。
  郑张先生朝乾夕惕,黾勉苦辛,一生致力于汉语音韵学、方言学、汉藏语言比较研究等领域,治学严谨,建树卓著,尤其是郑张先生所构拟的汉语“上古音体系”,深受学界赞誉,为我国音韵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郑张先生遽归道山,是我国音韵学界的一大损失,也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良师益友。在此,谨对郑张尚芳先生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并请转达我们对先生家人的诚挚慰问。
  郑张尚芳先生千古!

  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音韵学分会江苏师范大学语言科学与艺术学院
2018年5月20日


  商务印书馆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及郑张尚芳先生家属:
  惊悉郑张尚芳先生长逝之耗,不胜悲痛!
  郑张尚芳先生是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在上古音、汉藏语比较、汉语方言等研究领域成绩斐然,学术成果影响了语言学界的一代代学人。他是商务印书馆的老朋友、老作者,部分学术文章在我馆出版的《中国语言学报》《方言》等辑刊或期刊上发表。他的不幸逝世让我们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实为我国语言学事业的一大损失!
  特致唁电表达我们的沉痛哀悼!谨向郑张先生的家属致以诚挚的慰问,万望节哀顺变。

  商务印书馆
2018年5月21日


  北京市语言学会语文现代化研究会唁电

郑张尚芳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闻著名语言学家、汉语古音学研究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郑张尚芳先生于2018年5月19日因病不幸逝世,谨致深切哀悼。
  郑张尚芳先生是享誉海内外的语言学大家,长期以来,先生勤勤恳恳,潜心学术,在汉语方言、古音学、汉藏语言比较等领域取得了丰硕的成就,以《上古音系》《温州方言志》《郑张尚芳语言学论文集》为代表的重要论著,将中国语言学和汉语古音研究推向了一个新高峰,在国内学术界和世界汉学学界产生了重要影响。
  郑张尚芳先生重视北京话与北方方言的比较研究,积极推动汉语拼音化方案的实施,并身体力行,写下了一系列相关论著,对北京话研究和语文现代化工作做出了重要贡献。
  郑张尚芳先生的逝世,是中国语言学事业的重大损失。
  谨通过你们转达本会对郑张尚芳先生逝世的深切哀悼,并望先生的家人节哀顺变。

  北京市语言学会语文现代化研究会
2018年5月19日


  华东师范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郑张尚芳先生家属:

  得知郑张尚芳先生逝世,我们不胜悲痛。
  郑张尚芳先生是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在汉语历史音韵学、汉语方言学、汉藏比较语言学等方面均有极高的学术造诣,贡献卓绝,为海内外学界同仁所敬仰。先生在上古音、吴徽语调查研究等领域已刊或未刊的论著,都是中国语言学史上的经典之作。
  我们谨对先生的离去,表示沉痛的悼念!先生对我系语言学学科的教学与研究工作的支持和指导,我们将铭感在心,永志不忘。
  我们相信,继承和发扬先生的未竟之业,是对先生最好的纪念。

  华东师范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2018年5月22日


  暨南大学汉语方言研究中心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并郑张尚芳先生家属:

  惊悉郑张尚芳先生鹤驾,中国失去了一位少有的精诚学者,我们失去了一位睿智的老师。
  郑张先生的一生是为中国音韵学、方言学开拓的一生,对学术他投入了全部的情感与忠诚,如此方能淡然于曾经的各种坎坷与不幸。他以磊落求真的精神在我们心中树起了一座丰碑。
  如今先生已悄然停止了他的思想与歌唱,可不灭的光辉却依然闪耀于先生具有独创见解的字里行间,激励我们奋然前行。
  愿郑张先生安息,先生家人节哀。

  暨南大学汉语方言研究中心
2018年5月21日


  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并郑张尚芳先生家属:
  痛悉郑张尚芳先生仙逝,不胜震惊和悲痛!
  郑张尚芳先生是我国著名的音韵学家和方言学家,也是浙江的骄傲,他在上古音研究、汉藏语比较、汉语方言研究等领域做出了卓越贡献。
  今郑张尚芳先生遽然西归,是我国语言学界的重大损失。兹特致唁电,表示沉痛的哀悼,并向其家属表示深切的慰问!
  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

  浙江师范大学语言研究所
2018年5月20日


  浙江省语言学会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及郑张尚芳先生家属:

  惊悉郑张尚芳先生于2018年5日19日不幸仙逝,浙江省语言学会全体会员无不万分悲恸,谨致沉痛哀悼,并请向其家属表示诚挚慰问!
  郑张尚芳先生是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也是浙江语言学者的骄傲,他在上古音、汉藏语比较、汉语方言等研究领域成就卓著,影响深远。他的《上古音系》等著作,有引领学界的价值和地位。他的研究为我国语言学研究作出了极大贡献,尚芳先生不仅学术水平为学界称颂,他的严谨科学的学风和专心致志的精神,同样为学界楷模。
  先生的离世是中国语言学难以估量的损失,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对郑张尚芳先生的去世表示深切哀悼,敬希家属节哀!

  浙江省语言学会
2018年5月21日


  浙江大学中文系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并郑张尚芳先生家属:
  惊闻郑张尚芳先生不幸逝世,我系同人不胜悲恸。
  郑张尚芳先生是我国杰出的语言学家,一生著作宏富,《上古音系》《温州方言志》等早已成为学界广泛称引的经典之作。先生作为浙江省走出去的语言学家,为浙江省语言学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曾在设于浙江大学(原杭州大学)的浙江省方言调查组从事方言调查工作,退休之后仍在负责《温州方言文献集成》的编撰,孜孜不倦,学术精神令人钦佩。
  先生的不幸逝世实是我国语言学事业的一大损失!
  兹特致唁电,表示沉痛的哀悼,并向其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浙江大学中文系
2018年5月22日


  浙江大学汉语史研究中心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和郑张尚芳先生家属:
  惊悉郑张尚芳先生不幸逝世,本中心同人不胜悲恸。
  郑张尚芳先生是我国杰出的语言学家,为我国的语言学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先生著作宏富,《上古音系》《温州方言志》《郑张尚芳语言学论文集》等均为名山之作,在上古音、汉藏语比较、汉语方言等研究领域均有重要而广泛的影响,泽被士林,嘉惠来学。他的不幸逝世实为我国语言学事业的一大损失!
  兹特致唁电,表示沉痛的哀悼,并向其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浙江大学汉语史研究中心
2018年5月22日


  中山大学中文系华南语言资源与方言文献研究中心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并转郑张尚芳先生亲属:

  郑张尚芳先生自去年重病住院治疗,我们一直相信他能战胜病魔,重返他一生奋斗不止的语言学阵地。不料,19日晚上惊悉先生驾鹤西归,我们痛心不已,才意识到他病重期间没能到温州看望,已然成为永久的遗憾!
  斯人已去,呜呼哀哉!我们深感三言两语根本无法概括郑张尚芳先生的传奇人生、高贵品格和学术成就。此时无声胜有声。我们唯有继承郑张先生遗志,胸怀祖国,放眼世界,脚踏实地,刻苦勤勉,锐意创新,为我国的语言学专业和文化教育事业做出更好成绩,才是对郑张先生最好的纪念。
  郑张尚芳先生的逝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语言学的重大损失!谨此向贵所及郑张先生的亲属致以诚挚的问候!期望郑张先生的亲属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中山大学中文系华南语言资源与方言文献研究中心
2018年5月23日


  厦门大学中文系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郑张尚芳先生家属:

  惊闻著名语言学家、汉语古音学家郑张尚芳先生于5月19日仙逝,我系同仁不胜悲痛!

  郑张尚芳先生是我国杰出的语言学家,一生致力于汉语古音研究,在汉语历史音韵学、汉语方言学、汉藏比较语言学等方面均有极高的学术造诣,贡献卓绝!为海内外学界同仁所敬仰!郑张先生所著《上古音系》在海内外都产生巨大的影响,引领了中国音韵学研究的新思潮。郑张先生勇于开拓、孜孜以求的学术精神必将和他的《上古音系》一样,影响一代又一代学人。
  先生的不幸逝世实是我国语言学事业的一大损失!
  兹特致唁电,表示沉痛的哀悼,并向其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厦门大学中文系
2018年5月24日




    昨日惊闻郑张尚芳先生驾鹤西去(1933.8.9 -2018.5.19),实乃学界一大损失。众所周知,郑张尚芳先生是中国音韵学、方言学、汉藏语言学等领域最具创见,开一代先河之大家,亦是一位温润如玉的学者。
   愿灵安眠!
                 毕鹗(Wolfgang Behr)

亲爱的毕鹗先生:
    听闻郑张尚芳先生逝世,深感悲痛。犹记同郑张初晤,乃1982年北京汉藏语会议。之前亦曾多次书信往还,就吴方言及其上古音构拟之观点互抒己见。我从郑张先生处受益良多,斯人虽逝,我当永记于心。
    梅祖麟(Tus-Lin Mei)

   初见郑张尚芳亦是1982年的汉藏语会议,此后有幸多次会面,去年夏天在香港及澳门的相会竟成诀别。我对郑张先生的学术高山仰止,也在追随他的脚步不断学习。他是一位才华横溢,思维开放,屡有创见,平易近人的学者。他的离世,真乃一大憾事。
   Bill Baxter(白一平)

   真是我们一个天大的损失!
   1982年以来,同先生有过多次会面及交流,甚是敬仰先生。80年代中期,罗杰瑞(同我)一度想要在路斯基金的支助下邀请他到华盛顿大学执教,也曾一同为他写信争取过,遗憾的是未能成行...
    愿他的灵魂安息!
   余霭芹(Anne Yue)

亲爱的毕鹗:
     感谢您的告知,这个消息令人万分悲痛。1990年沙加尔先生在夏威夷时我同郑张先生见过一次,也只见过这一次,但是他的和善至今犹存在我的记忆。尽管已经过去了25年,那次会面仍然记忆犹新。
    愿他安息,永远怀念他...
Sasha  Alexander Vovin

   我第一次见到他也是在1982年的汉藏语会议。他是一位非常有创新意识且具有独立思考精神的学者。在他事业初期如此艰难的条件下(因为纸张短缺,他写得非常精简)能有如此卓越的学术成果实属不易,直到晚年他才获得应得的公认和赞誉。我还记得曾与他辩论,他总是思想深邃、平和有礼。可终究再不能见,令人悲伤至极。
   沙加尔(Laurent Sagart)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刘丹青:在郑张尚芳先生告别仪式上的悼词
http://ling.cass.cn/tzgg/201805/t20180528_4309488.html

                    作者:刘丹青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5-28  
编者按:江河呜咽,草木同悲。今天清晨,郑张尚芳先生的告别仪式在温州市殡仪馆举行,温州市文广局领导主持告别仪式,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所长刘丹青研究员致悼词。

悼 词

尊敬的郑张夫人和家属,尊敬的温州市文广局领导,尊敬的学界和各界同仁,各位来宾:
  今天,我们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来悼念让名城温州引以为豪的杰出的音韵学家、方言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郑张尚芳先生。我谨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代表国际中国语言学学会,代表全国汉语方言学会,代表《中国语文》编辑部,对于郑张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
  郑张先生是中国语言学界的一位奇才。他早年经历坎坷,但无论境况如何,他都矢志于自己所钟情的语言学事业。他以自学成才,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获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吕叔湘先生和李荣先生等的赏识与帮助,逐渐成为有专业水平的语言学工作者。改革开放和社科院的独立建院和发展,为他的专业发展提供了难逢的机遇,他以自学成才者的身份被语言所直接录用为副研究员。从此,郑张先生得以心无旁骛,以学术为业,朝乾夕惕,黾勉苦辛,毕生致力于汉语音韵学、方言学、汉藏语言比较研究等领域研究,此心有恒,愈老弥坚,成果迭出,卓然成家,享誉海内海外。他以自己的博学多思、严谨开拓,影响了相关研究领域的一代学人,受到了许多直接或间接受教者的敬仰。
  郑张先生在数十年的治学道路上,勤于田野调查,踏遍东南江山,精于音理探究,细察每个声韵。他博采群书,广聚众语,深思熟虑,反复切磋,建立起自己的上古音体系,在国际音韵学界和汉藏语学界得到广泛认同和称许。他退休后陆续出版的代表作《上古音系》《温州方言志》《郑张尚芳语言学论文集》(上下)等,垒起了中国音韵学、方言学和民族语言学研究的一个个学术高地。郑张先生的学术生涯,为中国语言学的发展、为中国学术国际影响力的提升,都做出了杰出贡献。他去世前半年,病中仍心系学术,以体弱之躯自温州返京,参加了第50届国际汉藏语言暨语言学会议并做大会报告,我亲眼见到他在台上双眼放出学术的闪光,给国内外几代学人留下了永久的纪念。郑张先生的一生,是学人学者献身学术的人生典范。
  郑张先生非常关心和支持多所大学的学科建设和学术研究。他退休后,曾受聘为上海师范大学和南开大学兼职教授,这两校也正是我工作过或仍然兼职的大学。他还与多所大学有密切的学术联系。他举办讲座,参加各种学术会议,热心参与博士生、硕士生的指导工作,或耳提面命,或寄赠著述,与众多莘莘学子结下了深厚的忘年友情,也为语言学青年学人树立了钟情学术的现实榜样。
  郑张先生志远如云,心纯似水,赤子情怀,唯系学术。生活简朴,淡泊无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接触过郑张先生的几代学人,无不交口称道先生的道德人品,坦白襟怀。
  郑张尚芳先生的辞世是中国语言学界的一大损失。郑张先生虽已遽归道山,但其道德文章将永泽后世。
  安息吧!郑张尚芳先生!

刘丹青
2018年5月26日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Rest in peace
Rest in peace
一代学人,驾鹤西去,愿天国永远安宁~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郑张尚芳先生姓郑吧?
O3a3c* (M134+, M117-)
悼念自学成才的语言学泰斗郑张先生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郑以粤语拟上古汉语,有清齿龈边擦音ɬ(hl),有长a音和短a音的对立,现在看来都不成立
一位很优秀的学者
愿死者的功劳为世人铭记。
表示沉痛哀悼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