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韩江苏《商代的“小臣”》:

1:禽称“小臣禽”(《合集》5571反、5572、5573),他是商王室同姓贵族,他有祭祀商高祖、先公以及近王的权力,如:

丙辰卜,宾,贞惟禽令燎于夔?(《合集》14370)
贞惟禽呼侑上甲?(《合集》4047反)
乙亥卜,宾,贞合禽大御于祖乙?(《合集》1076甲正)
庚辰卜,争,贞禽侑于丁(小)牢?(《合集4051》)

夔被商人尊奉为高祖,在甲骨文中称高祖夔(《合集》30398),王国维最早提出这一观点。祖乙在宾组卜辞中,当为河亶甲之子祖辛之父。丁是谁,有待论证。禽与祖乙、丁关系密切,他受商王之令,向祖乙、丁多次举行祭祀,说明祖乙与丁是他们的直系亲属。
韩江苏《商代的“小臣”》:

2:禽在商王室受商王调遣,他勤劳王事,卜辞如:

贞禽弗其叶王事?
贞禽叶王事?二告 (《合集》5480)

禽叶王事即禽勤劳王事。勤劳王事的具体内容主要表现在军事、田猎、为王征取贡物等方面,他到外地为王室征取射手(《合集5770甲、乙》),参与过商王朝对【上工下口】方的战争(《合集》25、26、27、6293、6297、6292)、对羌方的战争(《合集》493正)、对东土的战争(《合集》7084)。

禽参与商王室的田猎(《合集》10919)、农事(《合集》10146、9473)活动,禽还管理王室内部的事务,检视甲骨,收取诸侯所献贡物(《合集》493、6768臼、6769臼),禽称禽子(《合集》7559反),其爵位当为子爵。禽还称“亚禽”(《合集》32988),亚为武官的一种,他曾担任过商王朝的武官。
韩江苏《商代的“小臣”》:

3:禽拥有自己的封地(如:贞禽受年?《合集》9802)。其封地上还有他所役使的民众(卜辞如:禽其丧众人?《合集》56辞义为禽所役使之众人是否逃亡)。但禽为商王朝之臣,他要向商王纳贡称臣,向王室贡纳物品,包括龟甲、象齿、牛以及俘获的羌俘(《合集》8975、14829、13868)。

但禽拥有独立的政治、经济区域,故禽曾发动过对商王室的叛乱活动(《合集557》),当禽叛乱时,商王派多名军事大将前往征伐,并且派人攻打禽的军队(《合集》6050、6051),禽最终归顺商王。

从甲骨文材料看,禽拥有很大的权力,他服务于商王室,外征诸侯,内管王室事务。他受到商王的重视,商王为他占卜贞问是否有灾祸及骨延有疾,并且为他举行御祭。禽担任商王朝的“小臣”之职务,活跃在商王朝内外事务之中,禽是商王室中重要人物。由此看出,小臣是商王朝重要官吏。
韩江苏《商代的“小臣”》:

4:担任商王身边小臣的人员有王室家族成员,也有来自方国部落的成员。王室人员担任小臣之职的,就甲骨文所见有妥、麋,分别称为“小臣妥”、“小臣麋”、小臣邑(斝,《三代》13·53·6)。妥在甲骨文中,是商王朝一位重要人物,妥能够享受商王室攘除灾祸之御祭(《合集》20038),他是商王室同姓贵族,卜辞如:

子妥骨凡(有疾)?(《合集》3175)
小臣妥?(《合集》5578)
惟小臣妥致不作自鱼?(《合集》27890(何组))

妥称为子妥,受到商王室为他举行的攘除灾祸之御祭,担任商王室小臣之职,他到外地勤劳王事,《说文》作,起也。辞义为小臣妥致送(征集的物品)不从鱼地起身(回王都)吗?
韩江苏《商代的“小臣”》:

5:妥是商王朝武丁时期的重要人物,他向商王纳贡称臣,向商王贡纳多种物品,诸如:巫(《合集》945正)、齿(《合集》5658正)、羊、龙(《合集》6947正),另外他还向商王贡纳玉琮一件,此玉琮出土于河南省上村岭虢国墓地的M2009,有竖刻之铭文“小臣妥见”,此物当为小臣妥献于商王之礼物。

甲骨文中还有妇妥(《合集》21729、21727)。“子妥”、“妥”、“妇妥”、“小臣妥”究竟指一人、两人、三人、四人,因亘古久远,材料有限,无法明了。

但从甲骨文、金文材料知,妥是商代一重要家族,有子妥爵(《录遗》434)、妥鼎(《三代》2、5、11)、子妥鼎(《三代》2、11、9—10)等青铜器见于著录,说明妥家族在商代担任小臣之职有几代人。
河南省上村岭虢国墓地M2009出土有竖刻之铭文“小臣妥见”的玉琮,就是如何毓灵等学者所研究的:“周人极力宣扬的“ 以承天命” 的背后,肯定伴随着大肆抢夺。考古发掘证实,在山西北赵晋侯墓、三门峡虢国墓地,甚至是陕西韩城梁带村芮国墓地均发现典型殷墟晚期的玉器。有学者认为( 陕西)戴家湾出土铜器中大部分的年代属商末周初。”
而陕西宝鸡石鼓山墓地的发掘,更是表明周人与其同盟姜氏之戎抢夺了大量的战利品。比如石鼓山4号墓中,出土有数件青铜器,其铭文有族徽“史”字,该族铜器在山东滕州前掌大遗址发现了很多,而且出在多座墓葬中。

石鼓山3号墓出土的冉父乙卣、重父乙卣、曲臣盘、父甲壶等,这些铜器都应该是武王灭商的“分殷之器”。

相关的研究学者有王占奎、丁岩、尹盛平、尹夏清、张天恩、曹斌、刘军社等等的论著。
韩江苏《商代的“小臣”》:

6:商王朝的又一位同姓贵族担任小臣之职者为“麋”,他活跃于商王武丁时期,在康丁时期称为“小臣麋”,卜辞如:

癸巳卜,口,贞其令小臣麋?(《合集》27883)

武丁时期的麋参与商王室之祭祀(《合集》3219)、他还称“子麋”(《合集》3220),商王为他贞问是否伤风感冒(《合集》13785)或死去(《合集》7636),有关他的活动,甲骨文所见材料并不很多,故无法展开论述。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