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bacerlona 于 2017-7-22 11:50 编辑

cocksen 5 9楼2012-1-1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国内的语言学界,一些有影响力、话语权的人物很多都是浙南人,比如众所周知的温州郑张尚芳、潘悟云等人,这些人本来就是温州瓯语人,瓯语是否属于吴语系统(且不论比如入尾消失这种明显的差异)本身就是有争议的,但他们的著作里不仅故意抹杀温州方言和吴越语的巨大差异,而且进一步将其邻近的闽语也试图拉入吴越语内,夸大吴越语的百越成分(事实上不是没有,但确实不如他们的论文里写的这么高,因为语音的流变实在是很复杂的问题,很多“正字”不是不可考,而是它们的语音变化太大,有些字几无可辨),常常在著作里夸大“吴闽语的共同底层”之类(连闽语都跟吴越语有“密切关联”了,那我老家温州岂不更可安枕无忧地被划入吴越语了?),这一点我甚感可笑,北吴语(吴越语)和闽语分离了都几千年了,要说共有“底层”,谁能确保你说的那些现象是两者的共享,而不是它们分别继承了第三方语言后的偶合呢?
就以瓯语的台州方言为例,他们管明天叫“天亮”,跟粤语广州话的“天光日(合音后读成听日)”,两者从构词及词义上看异曲同工,那你能不能说,这两者分别是瓯越语和南越语的“共享底层”?简直荒谬,像“天亮”、“天光日”这种词,很明显是两者*分别*继承了南宋官话等近世早期的汉语渗入成分,根本不是其底层词。再比如吴越语的常锡一些地方至今仍有将说“小”的词说成“细”的,和粤语偶合,由此是否推出这个“细”字是吴越语和粤语共有的“底层”?简直笑话!是个人都知道“细”字根本不是侗台字。说两者*分别、平行地*保留了一些滞古形态而造成的“偶合”,比说什么“共有底层”要合理得多了。当然我这两个例子可能不确切,他们是不可能将这种显而易见的低级常识笑话拿上台面的,也蒙蔽不了人,我只是举例子而已。
郑张和潘这两个温州人在很多方面水平确实不低,但也是国内吴语界的一剂毒药,他们著作中夹带的“私货”,像我们当中很多功底不足的人是很容易被蒙蔽,导致一些负面效应。众所周知,统一吴越语(北吴语)比统一整个“吴语”(就是把那些作为吴越语和其他语言过渡性质的“宣吴”、“南吴”语)要容易得多,吴越语为什么迟迟无法统一?政策、行政打压是一个方面,南吴的存在其实也是个绊脚石。
其实如果北吴语独立建省,哪怕把“钱塘江以东”的宁绍给踢出,而不把“吴淞江以北”的常熟踢出,我都不会有什么怨言,因为北吴苏松常嘉湖宁绍杭建省甚至即便踢掉宁绍,苏松常嘉湖单独建省,也比现在这样半死不活得要强得多,吴越语将真正实现加快一体化、避免灭亡的厄运。而现在是,吴越语身边被强扣了一些“南吴”、“宣吴”之类的伪概念作为障碍物,各地差异更大,统一难度更大,而且坦率地说“南吴”各地(位于徽、瓯、畲客、闽文化和吴越文化之间过渡性质)的文化跟吴越文化在文化面貌上实在相去甚远,甚至价值观上,浙中南特别是温台地区,开小作坊打地铺、爱拼才会赢的福建温台文化(虽然我很欣赏福建人潮汕人温台人的奋斗精神)都跟吴越文化的科教人文第一的理念以及院士文化相去甚远,这样一来,吴越语的灭亡不是被缓和了,而是被进一步加速了!
现在江浙的院士质量逐年降低,即使在全国还维持勉强领先,但领先幅度、首位度和比重已经远远不如前几十年了,这个从2011年新增院士数中江浙沪籍的比重大大降低就能看出来。而上海大家可能不知道,福建浙南人向上海的移民速度甚至不比苏北人低!这一点,可能很多苏锡常朋友不知道吧?我分析了上海的2011年最新人名数据,上海市区的林姓竟然超过了1.1%,已经接近前20大姓了!这种局面,试问谁能不担心?
我还是那句话,吴越语不要“南吴、宣吴”,独立组团,独立发展,肯定比现在发展的要好!生命力要强!
本帖最后由 bacerlona 于 2017-7-22 11:50 编辑

cocksen 5 12楼2012-1-16
众所周知,所谓的统一的、一致“南吴”语的概念,事实上是不存在的。“南吴”的概念只是相对于太湖片而言的。确切地说,“南吴”语是所有“凡是所有位于浙江杭嘉湖平原和宁绍平原以南、而又无法进行明确归类的语言的一个杂集”。现代冀鲁官话其实也有类似的性质。(“位于晋语、胶辽官话、中原官话之间,虽无太大的内部一致性但始终无法与周边进行明确归类的一堆北方方言的合集”)
记住这一点,在现行方案下的吴语方案里,是太湖、台州、金衢、处州、东瓯、宣州,是五个片并列,而不存在(除宣州以外的)“南吴片”这样一个片,也不存在“太湖片、南吴片”这样的两个片并列的分法,也就是说,金衢和台州的通话程度,或者处州和东瓯的通话程度,是跟它们两两分别与太湖的通话程度相当的。是五片并立,而不是两片或者三片并立的格局。比如台州人听丽水(处州)话并不比听所谓北吴语容易。为什么?我前面已经解释了,因为“南吴”语不同的片,本身就有着不同的底层,南吴语本来就是吴越语和其他语系语言的过渡语(对金衢片,主要是吴越语(=太湖片)和徽语的过渡语;对台州,主要是吴越语和瓯越语的过渡语;对丽水,主要是吴越语和畲客语的过渡语;对温州,主要就是瓯越语,属于携带了一些闽语性质的瓯越语;对江西上饶,主要是吴越语和赣语的过渡语;对浦城,主要是吴越语和闽北语(闽北语是闽语下的一个子分支)的过渡语),所以,不同底层的语言存在固有词和结构的差异,是非常正常的事。
南吴语说到底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东亚语言深度混合的生动写照~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