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伊朗和印度祆教徒的基因遗产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1 23:47 编辑

The genetic legacy of Zoroastrianism in Iran and India: Insights into population structure, gene flow and selection.

Abstract
Zoroastrianism is one of the oldest extant religions in the world, originating in Persia (present-day Iran) during the second millennium BCE. Historical records indicate that migrants from Persia brought Zoroastrianism to India, but there is debate over the timing of these migrations. Here we present novel genome-wide autosomal, Y-chromosome and mitochondrial data from Iranian and Indian Zoroastrians and neighbouring modern-day Indian and Iranian populations to conduct the first genome-wide genetic analysis in these groups. Using powerful haplotype-based techniques, we show that Zoroastrians in Iran and India show increased genetic homogeneity relative to other sampled groups in their respective countries, consistent with their current practices of endogamy. Despite this, we show that Indian Zoroastrians (Parsis) intermixed with local groups sometime after their arrival in India, dating this mixture to 690-1390 CE and providing strong evidence that the migrating group was largely comprised of Zoroastrian males. By exploiting the rich information in DNA from ancient human remains, we also highlight admixture in the ancestors of Iranian Zoroastrians dated to 570 BCE-746 CE, older than admixture seen in any other sampled Iranian group, consistent with a long-standing isolation of Zoroastrians from outside groups. Finally, we report genomic regions showing signatures of positive selection in present-day Zoroastrians that might correlate to the prevalence of particular diseases amongst these communities.


http://www.biorxiv.org/content/early/2017/04/18/128272
1

评分次数

在改革开放后的二十年间,那个德国狂人的哲理长诗《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曾经在大陆的大城市读书人中广为流传,尽管如希特勒一样未必尽解其义。
话说回来,在穆斯林长达1400年的打压之下,伊朗拜火教社区依然得以顽强地生存,一方面显示波斯人对宗教的包容天性良知未泯,尽管期间也会受到如霍梅尼之流极端主义教派的干扰,另一方面,也不得不敬佩这些‘守火者’们对先祖几千年甚至上万年‘薪火相传’传统的坚守,很不容易!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有意思的是,伊朗与印度的雅利安人对拜火教创世元神‘阿修罗/阿胡拉’截然不同的看法,不知道这个反映的是雅利安人历史上的哪一个历史事件...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第一次发帖,说实话,这篇文章比较专业,技术细节没看懂,只是看了结论,印度帕西人保持了种族上的独立性。
关于印度和伊朗神话中神魔颠倒的梗,据说涉及到很早以前雅利安人内部两大部落集团的争夺,应该还在大呼罗珊北部的雅利安人故乡就开始了。
关于印度和伊朗神话中神魔颠倒的梗,据说涉及到很早以前雅利安人内部两大部落集团的争夺,应该还在大呼罗珊北部的雅利安人故乡就开始了。
lindberg 发表于 2017-4-22 11:09
关于印度和伊朗神话中神魔颠倒的梗,的确值得探讨一下。
从伊朗与印度的雅利安人的两大阵营对Ahura/Asura--Vouruna /Varuna --Daeva /Deva三位主神截然不同的评判来看,无疑暴露了雅利安阵营内部严酷的争斗历史。是不是如你所说在雅利安人的故乡就开始了,很有可能,这是因为asura这个称谓很有可能与乌拉尔语的asera(主人)密切相关,说明印度的雅利安人依然保留了祖先被北方乌拉尔人凌辱乃至奴役历史的记忆(asura在印度雅利安语中也不尽然都是贬义,某种程度也是中性词,只是表示‘超能力’的意思)。
不过雅利安人早期的历史不单是与乌拉尔人有关,应该也与西南方的古亚述人有关,这是因为古亚述人的主神正好就是Ashur(众神之父、有时也被称为‘光明之神’或‘太阳神’,亚述人因此得名)。
另外,我们上面说到的查拉图斯特拉的名字,其本义正好是‘善于驾驭骆驼的人’,进一步提示雅利安人在愚昧期受到的同时期中东文明的影响(也是情理之中的)。新石器末期中东文明对伊朗北部地区的强大影响,也可以从考古资料得到印证。


总的来说,雅利安人对早期异族交往的记忆并不都是负面的,因为asura/ahura这个神在许多雅利安族群以及其他相关族群如塞人和亚美尼亚族群中都是正面的形象,也说明他们的文明过程中并不都是残酷和血腥的历史,美好的时光也不少吧~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2 19:34 编辑
关于印度和伊朗神话中神魔颠倒的梗,的确值得探讨一下。
从伊朗与印度的雅利安人的两大阵营对Ahura/Asura--Vouruna /Varuna --Daeva /Deva三位主神截然不同的评判来看,无疑暴露了雅利安阵营内部严酷的争斗历史。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4-22 14:50
关于乌拉尔人祖先和雅利安人的问题,我觉得乌拉尔人更像是被虐的那个,不过在雅利安集团内部,印度-雅利安人被伊朗-雅利安人虐倒是有可能;
亚述人的阿舒尔神,以前听说过,好像是太阳神,还是佩服你的想象力,我从来没有把他和阿胡拉联系过;
关于亚述人,都认为他们是闪米特人的一支,但又和其他闪米特人很不一样,两河流域北部一直到外高加索是胡里特人的区域,亚述人是后来来的,其实亚述人本身就是一个闪族和胡里特人充分混合的民族。
刚才查了一下,阿舒尔城邦是在BC2000年南方的苏美尔人国家崩溃后获得独立地位的,这时也是雅利安人聚居在里海东岸进入伊朗高原的时期,亚述人建立帝国是在铁器时代早期的事情了,这时雅利安人似乎没必要把一个不是很强大的民族的神供奉起来,阿舒尔和阿胡拉是不是只是音似呢?
说到伊朗雅利安人的主神阿胡拉(ahura),就不得不说一下他们心目当中最痛恨的另一个主神‘大帝魔Daeva (daēuua, daāua, daēva),极有可能是犹太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中的大魔头撒旦原型,而这个‘大帝魔’却恰恰源自原始印欧人的最高神‘帝deiu̯ó(印度雅利安人的deva提婆/帝霸/帝天,希腊人的众神之父宙斯)’。  换言之,当年印欧人中最辉煌的一支---伊朗雅利安人,早已经离经叛道背叛了他们原来的帝神,转投到中东人的怀抱中,亲密拥抱文明的邻居们的神。说明什么呢?
其实这个也不足为奇,落后民族接受先进文化在人类历史上比比皆是,对‘雅利安人’来说当然亦不例外,比如当年的迈锡尼希腊人以及后来的古典时期希腊人,赫悌人、亚美尼亚‘雅利安人’以及铁器时期的日耳曼人等等等等。当然,事物永远都不是绝对的,有阴必有阳,例外的有斯巴达人、现代大部分穆斯林社会、部分现代的保守派犹太社团与基督教社会、以及目前生活在美国的阿米什人(其实阿米什人也不是外部想想的那么保守)

从现代伊朗波斯族的基因检测结果来看,波斯雅利安人其实是一个典型的混血民族,结合他们早期的信仰转变,有理由相信这种混血过程应该很早之前就开始了,这个从本文对祅教教徒的基因检测结果亦可见一斑~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说到伊朗雅利安人的主神阿胡拉(ahura),就不得不说一下他们心目当中最痛恨的另一个主神‘大帝魔Daeva (daēuua, daāua, daēva),极有可能是犹太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中的大魔头撒旦原型,而这个‘大帝魔’却恰恰源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4-22 19:47
在古代,先进文化就是代表着更好的享受
      其实那些在大草原上迁徙的人群并不落后,起码不是哪方面都落后,在金属冶炼、畜牧业的技术和管理、与自然的和谐都是很有优势的,长期迁徙形成他们组织严密的特点,但缺少定居生活使得他们在文字和文明的记录和传承上有着无法克服的劣势,而这是文明的最大标识。
      相传迈锡尼人早期还保持着印欧人传统的简朴生活,即使是王族和贵族也不例外,男的整天训练,女的纺织,很多迈锡尼国王和贵族受雇于埃及和克里特充当雇佣兵,但到了BC1600,画风就变了,修建了更加壮丽的城池和宏伟的墓穴,也更注重享受,军事力量更加依赖多利安人(包括多利安人在北方的亲戚),这也就是他们覆灭的开始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2 21:35 编辑
说到伊朗雅利安人的主神阿胡拉(ahura),就不得不说一下他们心目当中最痛恨的另一个主神‘大帝魔Daeva (daēuua, daāua, daēva),极有可能是犹太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中的大魔头撒旦原型,而这个‘大帝魔’却恰恰源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4-22 19:47
要是这么分析,倒是有些道理。
我突然想起以前看到关于米坦尼王国的一些介绍,关于米坦尼王国,只知道他们社会主流阶层以胡里特人为主,但最上层的统治者是印度-雅利安人,他们的最高主神是密特拉(原始雅利安宗教主神,早期雅利安人原始宗教里似乎没有阿胡拉),当时看到这里我感到有些意外,感觉应该是伊朗-雅利安人才对啊,以为是笔误,在wiki上一查,也是这么说的。
现在有一个想法,米坦尼雅利安人和印度雅利安人关系更近,在雅利安人部落集团里,他们是和南方文明更早接触的一方,但后来的伊朗雅利安人一开始在他们北方,向南击败了他们,迫使他们分别向东向西迁徙。
而当时伊朗雅利安人得到胜利很可能在于勾结了伊朗高原的土著力量,而阿胡拉神可能是里海南岸土著的信仰(和两河北部的阿舒尔说不定是一个起源),伊朗人的神殿纳入了阿胡拉神,而印度雅利安人在被击败后向东迁徙然后进入印度,阿胡拉也进入了他们的神系,不过是反面
所以这么看来感觉和希腊有些类似,多利安人的祖先我认为是更早来到希腊,但亚该亚人更好地利用土著力量,来了个后来者居上
在西亚,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两河和莱万特地区,伊朗只有西南角埃兰属于两河文明区域,大部分高原的核心区域受到的光关注甚至还不如边缘的呼罗珊地区,米底人和波斯人出现在历史舞台上已经是很晚的事情了,看来伊朗高原也是一块野蛮人的区域,里面肯定也上演了你死我活的争夺,只不过没有记载。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3 16:50 编辑

伊朗高原的史前史一团迷雾,而我认为苏美尔人也是从伊朗高原穿过扎格罗斯山跑出来的,这种事情在以后上演过多次。当然按照以后的历史,他们在那以前来自更北方或者更东方。
还有个想法,谣传苏美尔人东方长相,如果苏美尔人是R起源,难道那就是R的祖先面孔?这只是个人的一点瞎猜而已。
说起来伊朗高原,以及早期牧民如何进入伊朗高原并以伊朗高原为基地扩张,有位地缘看世界的博客非常不错,虽然是他的一家之言,但还是有些许道理的,相信很多人已经看过了。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2145505991_0_6.html
第14节~21节讲的是伊朗高原和周边的地缘关系,有兴趣可以参考。
要是这么分析,倒是有些道理。
我突然想起以前看到关于米坦尼王国的一些介绍,关于米坦尼王国,只知道他们社会主流阶层以胡里特人为主,但最上层的统治者是印度-雅利安人,他们的最高主神是密特拉(原始雅利安宗教主神,早期雅利安人原始宗教里似乎没有阿胡拉),当时看到这里我感到有些意外,感觉应该是伊朗-雅利安人才对啊,以为是笔误,在wiki上一查,也是这么说的。
现在有一个想法,米坦尼雅利安人和印度雅利安人关系更近,在雅利安人部落集团里,他们是和南方文明更早接触的一方,但后来的伊朗雅利安人一开始在他们北方,向南击败了他们,迫使他们分别向东向西迁徙。
而当时伊朗雅利安人得到胜利很可能在于勾结了伊朗高原的土著力量,而阿胡拉神可能是里海南岸土著的信仰(和两河北部的阿舒尔说不定是一个起源),伊朗人的神殿纳入了阿胡拉神,而印度雅利安人在被击败后向东迁徙然后进入印度,阿胡拉也进入了他们的神系,不过是反面 ...
lindberg 发表于 2017-4-22 21:06
米坦尼的确是一个混合型的国家与民族,从他们的语言、王室名字以及他们的神谱来看,明显是一个胡里安-印度雅利安混合型民族,不过胡里安的成分明显多一些。
不过后来是不是伊朗雅利安人击败了他们,迫使他们分别向东向西迁徙,这个目前不好说。如果是,那在印度梵语中或者可以看到胡里安成分,好像目前还看不到这方面的结论。或者当时的米坦尼王国是一个类似奥匈帝国或古埃及-努比亚那样的二元化王国,两个王室之间存在密切的联系。


无论如何,米坦尼王国毫无疑问是邻国亚述帝国的强大威胁,以至于亚述的统治者不得不考虑从根本上铲除这个威胁,于是联合与拉拢米坦尼的联盟者雅利安人则也是情理之中的。
彼时的伊朗雅利安部落,可能还是整体雅利安人的一部分,后来在亚述人的不断拉拢与利诱之下,逐渐加强与亚述人的联合(通婚是在所难免的,伊朗雅利安语的闪米特底层与现在的基因检测结果均提示这一点),最后,他们联手亚述人,给予长期傲立于两河流域西北部的米坦尼王国以及他们的雅利安同盟者致命的一击,配合亚述帝国最终把两河的上游收入囊中,而他们也获得了在伊朗高原的立足权利。不过从此之后,他们与印度雅利安的先祖结下了‘深仇大恨’,二者的宗教信仰因此也彻底分裂。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imvivi001 于 2017-4-23 20:12 编辑

近东_1400_BCE-亚述-mitanni-赫剃.png
2017-4-23 20:09



1392 BC–934 BC时期的亚述帝国,此时米坦尼沦为亚述的一个行省
1中期-亚述-12-11世纪BC.jpg
2017-4-23 20:09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3 21:42 编辑
米坦尼的确是一个混合型的国家与民族,从他们的语言、王室名字以及他们的神谱来看,明显是一个胡里安-印度雅利安混合型民族,不过胡里安的成分明显多一些。
不过后来是不是伊朗雅利安人击败了他们,迫使他们分别向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4-23 19:55
可能是前面我没说清楚,对于印度-雅利安人和伊朗-雅利安人的矛盾,我的猜想是:

1. 米坦尼的雅利安人和印度雅利安人可能是一波人,先于伊朗人进入里海南岸的高原;

2. 米坦尼雅利安人可能比较早从印度-雅利安人的共同体分离出来,进入两河上游,可能是因为伊朗雅利安人的压迫,但他们并没有体现出印度-雅利安人的那种对阿胡拉的敌视,说明他们可能没有过多参与两个部落联盟之间的争斗,而印度-雅利安人应该是从里海南岸被赶跑的,当然也不会和米坦尼有啥过深的关系

3.米坦尼-雅利安人出现在历史舞台的时间比较早,比雅利安人进入印度早,更远远早于米底人出现在历史舞台上,他们的成就是建立在两河北边土著胡里安人的基础上的,胡里安人在两河北部据信已生活了很久,亚述人其实也是一个闪族和胡里特人的混合民族,

4.据说米坦尼胡里安人的驯马术和牧马术据说很好,甚至得到了以牧业起家的赫梯人的赞赏,我想他们在那里呆了那么久,开始并没有以这闻名,所以这很有可能是他们与雅利安人联合的结果

5.从伊朗的情况看,里海南岸的山脉沿边应该是比较适于人类发展的地方,那里应该早有土著,由于地理原因,这些土著很可能与胡里安人和闪族人有着较深渊源,而信仰很可能类似,伊朗人在与印度-雅利安人争斗中获胜的原因我认为很有可能是对土著的态度不同(想想印度人的种姓制度就猜得出一二),伊朗人和土著作了深刻融合,在力量上占据了上风。

6. 至于两个雅利安部落联盟之间的争夺和亚述人有无关系,我想很可能有,但和亚述帝国的崛起应该无关,时间对不上,亚述帝国BC1000崛起,而印度被入侵时BC1500的事情了,那时米坦尼还挺坚挺的呢。
...6. 至于两个雅利安部落联盟之间的争夺和亚述人有无关系,我想很可能有,但和亚述帝国的崛起应该无关,时间对不上,亚述帝国BC1000崛起,而印度被入侵时BC1500的事情了,那时米坦尼还挺坚挺的呢。
lindberg 发表于 2017-4-23 21:34
Old Assyrian Empire(Aššūrāyu)
2025 BC–1378 BC


Middle Assyrian Empire(Aššūrāyu)
1392 BC–934 BC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3 22:24 编辑
Old Assyrian Empire(Aššūrāyu)
2025 BC–1378 BC


Middle Assyrian Empire(Aššūrāyu)
1392 BC–934 BC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4-23 22:00
前面两个还能叫帝国,就是在别人真空期的时候牛叉一下罢了,不过从地理位置和时间来看,古亚述倒是有可能干预里海南岸两支雅利安人的争斗,中亚述在米坦尼的较量中也很有可能得到了伊朗人的帮助,因为米底人长期是亚述帝国的属国(小弟)
上面时间从哪里搞的?是不是有问题?两个亚述还有交叉期?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3 22:29 编辑

不过对于亚述人干预雅利安人内部的事情,在历史上好像没有记载?也许就是人家的内部事务,亚述人手握两河,也看不上那穷山恶水的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