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处士 发表于 2018-7-10 21:05

请教:O1b1与I2a的相似性问题

本帖最后由 岭南处士 于 2018-7-17 10:45 编辑

如题。
国外检测机构,在进行国内或东亚古今样本检测时,经常性地将O1b1分型命名为I2a。这是两者STR(或SNP)很相似?还是两者本一?按理,以欧洲学者的严谨,应该不会识别错误。据说欧洲巴斯克人是 I ,但语言却与现代欧洲人炯异,南欧地中海一带I2a多,北欧I2b多。如果O1b1与I2a在Y染分析上很相似,欧洲 I 会否可能是亚洲O1b1西迁的后裔?

僻如本论坛有个贴子,是外国机构检测东南亚古样本146例,成功提取18例。其中有个越南古样本,就被检测机构识别为I2a2a2a,但经本论坛网友识别却是O1b1,图如下:

本论坛还有个“海外华人资助小姓氏DNA项目”的贴子,其中一份湖北莫姓Y染,结果也是 I2a,但贴子中也有网友指出其检测错误。在微基因用户里,莫姓Y染结果全部都是O系(没有 I ),其中O1b1占61.54% 。那份小姓氏测试的湖北莫姓样本 I2a,会否又是识别错误呢?

除此之外,我粗略记得蒙古草原东部或东北地区一些古样本,也由外国机构测得 I2a。现知O1b1在东北地区有低频分布,会否又是一次错误识读呢?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1-17 17:41

一个个小小的键盘误拼,引发许多人无限的遐思,呵呵

lindberg 发表于 2018-7-11 10:24

印象中,大概十多年以前,看一些Y染的饼图,俄罗斯的堪察加和白令地区,出现了不低比例的I,不过后来就没有了,看来是当时测错了。

MNOPS 发表于 2018-7-11 11:01

2# lindberg

问题是俄罗斯勘察加和白令地区出现高比例O1b1的可能性也不大吧

romantic-wk 发表于 2018-10-29 12:18

楼主想多了。

东夷混通古斯 发表于 2018-11-17 00:52

相似吗,你想多了。

不死的涡虫 发表于 2018-11-17 08:52

MNOPS 发表于 2018-7-11 11:01
2# lindberg

问题是俄罗斯勘察加和白令地区出现高比例O1b1的可能性也不大吧

呵呵,翻翻論壇老帖子吧,新樹的O1b1即是舊樹的O2a,布里亞特蒙古人有比例不低的O2a

MNOPS 发表于 2018-11-18 07:37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8-11-18 07:40 编辑

不死的涡虫 发表于 2018-11-17 08:52
呵呵,翻翻論壇老帖子吧,新樹的O1b1即是舊樹的O2a,布里亞特蒙古人有比例不低的O2a

扯淡吧,蒙古人不可能有那么高比例的O1b1(O2a),你的数据绝对有问题。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从你Manaus嘴里说出的话尤其不可信。

红豆吐司 发表于 2019-2-8 22:58

MNOPS 发表于 2018-11-18 07:37
扯淡吧,蒙古人不可能有那么高比例的O1b1(O2a),你的数据绝对有问题。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从你Manau ...

你为什么会这样子认为呢?达斡尔明明有比例不低的o2a,

古代的事,并不是单方面的北方人欺负南方人,那些龙山仰韶族群也欺负过北方人

红豆吐司 发表于 2019-2-8 22:59

lindberg 发表于 2018-7-11 10:24
印象中,大概十多年以前,看一些Y染的饼图,俄罗斯的堪察加和白令地区,出现了不低比例的I,不过后来就没有 ...

不一定,勘察加大比例的i2a2出处是哪?那些可能是把支石墓传来亚洲的人

MNOPS 发表于 2019-2-8 23:51

红豆吐司 发表于 2019-2-8 22:58
你为什么会这样子认为呢?达斡尔明明有比例不低的o2a,

古代的事,并不是单方面的北方人欺负南方人,那 ...

北方基本上从细石器时期开始就对南方形成了压制,玉器小米也都是北方起源后来逐渐南传的,我只相信考古实证而不相信什么情怀。当然南方也不是一点贡献都没有,大米就是起源于长江流域然后向南北两个方向传播的。

MNOPS 发表于 2019-2-8 23:56

红豆吐司 发表于 2019-2-8 22:58
你为什么会这样子认为呢?达斡尔明明有比例不低的o2a,

古代的事,并不是单方面的北方人欺负南方人,那 ...

另外,达斡尔有高比例O2a的出处在哪?是哪年的数据?这个O2a是新的O2a(原先的O3)还是旧的O2a?为什么O2a只在达斡尔一个民族高频,但在东北亚其他民族都很低频,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不太相信李大仙早年公布的一些数据,一是样本量太少,二是不排除里面夹杂了一些私货(一个连自己单倍群都能测错并反复改了好几次的人,你觉得可信吗?)

红豆吐司 发表于 2019-2-9 00:20

MNOPS 发表于 2019-2-8 23:51
北方基本上从细石器时期开始就对南方形成了压制,玉器小米也都是北方起源后来逐渐南传的,我只相信考古实 ...

夏人本质是北来的,如果你非要我说的话,但是带领龙山仰韶族群欺负了北方猎人也是没错的

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如果特朗普跟金正恩再会面我可能会开贴写一写,

红豆吐司 发表于 2019-2-9 00:22

另外你是f2758 m111 m1283这些吗

红豆吐司 发表于 2019-2-9 00:23

MNOPS 发表于 2019-2-8 23:56
另外,达斡尔有高比例O2a的出处在哪?是哪年的数据?这个O2a是新的O2a(原先的O3)还是旧的O2a?为什么O2 ...

你自己搜啦,不会搜论坛,baidu site一下

MNOPS 发表于 2019-2-9 06:13

红豆吐司 发表于 2019-2-9 00:20
夏人本质是北来的,如果你非要我说的话,但是带领龙山仰韶族群欺负了北方猎人也是没错的

一两句话说不 ...

我也认为夏人商人是北来的,但这跟特朗普金正恩又有什么关系?

MNOPS 发表于 2019-2-9 06:13

红豆吐司 发表于 2019-2-9 00:23
你自己搜啦,不会搜论坛,baidu site一下

我既然问了,你就不能提供一下吗

MNOPS 发表于 2019-2-9 06:37

找到了一篇关于达斡尔族父系单倍群的文章(有李大仙的参与),http://www.doc88.com/p-7734828555553.html

其中提到O1b1a1-M95, C2a1b-F845, O2a2a1a2-M7, O1a-M119共检测出30例(占总比例的14.49%),而O1b1a1-M95则是检测出15例(占总比例的7.25%)。

个人认为,还是跟汉族移民通婚带来的可能性最大,毕竟东北基本是移民之地,土生土长的汉族几乎没有,大部分都是从山东河北等地闯关东移民过来的,建国之后也从南方移来了一部分。记得之前在哪里看过一份各民族跟汉族通婚数量的表格,达斡尔族是名列前茅的。

如果不是晚近汉族移民带来的,那就有意思了。也就是说,这几个单倍群在早期的分布可能并不像现在这么偏南。如果是这样的话,反倒是更支持北人南下。

当然,也不能排除数据检测有误或其中有私货的可能性,毕竟李辉此人的学术修养我是不太信得过的。

MNOPS 发表于 2019-2-9 06:49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9-2-9 06:53 编辑

还听说过一件事,满清为了在雅克萨抗击沙俄,曾经从福建台湾等地调来了一批藤牌军。在击退沙俄之后,这批人也没回去,而是留在了东北。不知道这是否是达斡尔族O1b1a1-M95和O1a-M119的来源。文章里还说达斡尔族的M95主要出现在郭姓(郭布勒哈拉),有很明显的家族性质。联系到闽台之地确实有一定比例的郭姓,不排除真的是藤牌军后裔。

http://m.2jiapu.com/uploads/2017/08/17/170950143388.jpg

荆蛮汉子 发表于 2019-2-9 17:42

MNOPS 发表于 2019-2-9 06:37
找到了一篇关于达斡尔族父系单倍群的文章(有李大仙的参与),http://www.doc88.com/p-7734828555553.html
...

这东西可不是假的,我们QQ群就有一个父亲在23魔方测出100%蒙古-通古斯的达斡尔族Y染色体单倍群属于O1b1a1a1a1b2-F4229下游的。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请教:O1b1与I2a的相似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