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0 12:56

关于高句丽语的重大失误!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12 12:54 编辑

我是深刻的体会了自学成才真的是非常苦难的道理。


http://www.ranhaer.com/thread-30655-1-1.html关于我这篇 秽语发音解读帖子中, 我虽然没有明确表明 高句丽语的元音体系,但是在没有正确理解论文作者内容的情况下,以错误的认识进行了阐述。 直到我最近通过更多的学习,了解了原来标注古代音标是这样一个事情。


关于秽语的元音体系。 一共有7个 他们是
i(伊)
u中间一道横(乌ㅜ)
u(o音ㅗ)
ɯ(思的韵)
ɔ(就是下部阿韵,中世韩语的那个点"·"
ə
a


然后 我重新整理一下秽语词的发音 你们看一下


达         tara
忽         kuru    ( 是koro 不是库鲁)
加尸         kali   
加支         kati
押            kuli    (是 koli不是库里)
加火       kapərə(是kapɔrɔ是下部阿"·")
甘弥         kamamei (是kamamɔi下部阿)
甲比         kapa
皆次         kəsi
伯            pa
心(居尸) kali
吞 (旦)   tere(是tɔrɔ 还是下部阿)
斩            pərəki
古斯(玉) kusi(ri)( 是kosi 考西)
马 买 勿    mərə
朽            kurusi (是korosi考绕西)
慌            kutərə (是kotərə 考特热)
熊            kumuku (是komoko 考毛考)
鸟(小幼) aka
屈火          kupərə
今勿(黑) kəmərə
吐(堤)    taka
扶苏          pasi
平吏(平)   pɯrɯ (不是破热)
于斯          nərəsi(是nɔrɔsi 不是呢热西)
于支          nərəki(是nɔrɔki 不是呢热ki)
述             suru
首泥(峰)sunərə
鸟斯含(兔)tusikəmə(是tosikəmə 不是吐西克么)
斯由(金)   siru
波旦         patərə(是patɔrɔ 不是吧得乐)
安市         arasə
沙伏         sapə
巴衣(波兮)paki
斤尸(文)   kəli


虽然说,汉语的o音形成很晚. 但是o音至少在三国时期就存在于半岛了.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0 13:28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7-13 13:12 编辑

我在另一个帖子里 总结了中世朝鲜语和 前世朝鲜语的差异. 这里的前世朝鲜语,基本上是在假定朝鲜语总体框架在继承了新罗语的前提下,以三国史记新罗地名,以及乡歌等记载倒推的.(虽然这种把开城语看做是新罗北部方言的而把高句丽语当做日系语言的做法近年来越来越被推翻.)

无论怎样,我们先来看一下,所谓新罗前世语的 语音构造. 因为乡歌很多都是统一新罗后期,甚至高丽时期所创造,因此这里的前世音,应该是8世纪~10世纪末的语音而楼上我所列举的秽语发音 7世纪前后的语音.   我们来对比一下

8~10世纪新罗   和7世纪高句丽地区的 单母音个数以及发音一致.
8~10世纪新罗和7世纪高句丽地区语言都是无入声语言
8~10世纪新罗和7世纪高句丽地区语言都是没有浓音 gg dd bb ss zz hh
8~10世纪新罗和7世纪高句丽地区语言都没有喉音 h齿音 z次清k



8~10世纪新罗地区有 激音 t p 和平音 d b 的对立
7世纪高句丽地区没有激音 k t p
8~10世纪新罗语出现闭音节 n m ing7世纪高句丽语没有闭音节 n m ing

7世纪高句丽语没有 儿化音 ~r
8~10世纪新罗语出现儿化音~r(但是随着中世开城语的开启10世纪+ 儿化音有弱化的现象 例: 统一新罗时期的 nor ni   变为 中世开城的 no ni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0 13:50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10 18:39 编辑

论文作者 用 k t p 来标注了平音 是因为这时的秽语不仅没有浓音 也没有激音

那个研究朝鲜六镇方言的作者. 他的标注是这样的

平音k    t    ps   tʃ(z)
激音k‘   t‘   p‘tʃ'         h
浓音kktt   pp ss tʃʃ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0 16:58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10 17:06 编辑

这一部分不是我搬来的而是我自己的一个感受

据说汉语的浊音清化源自安史之乱之后 一般我们明确在景德王时期新罗已经开始了贵族内部新一轮的全面汉化 因此新罗末期激音的出现 应该是和他们吸收了安史之乱之后的汉语有一定关联 包括初步的闭音节化 比如儿话音的产生 n m ing尾的产生的等

朝鲜语的发展从10世纪开启了另一个篇章 我在另一个帖子中详细的说明过 关于进一步的单音节化 比如入声体系的建立 浓音的出现z h 的出现 声调的出现等应该也是和进一步汉化相关 我发现与它能联系上的一个重要事件 就是五代十国时期科举被引入这也许是一个更新调整完善韩语汉化的助推器
17世纪以后朝鲜语又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主要体现在 为了特意表示汉子音的语音体系的崩溃复辅音的消失 以及日本化的趋势这一时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也许和朝鲜人不认同满清统治下的汉人文化有关不再追求和中原同步 为自己的方便而抛弃过去的束缚 以及对日本的重新认识及近代以来被影响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0 18:20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12 08:29 编辑

虽然目前对新罗时期以及三国时期到底有没有闭音节因为资料的不够充分 不能下最肯定的结论 但是从韩语是以元音结束语句的特点 以及开音节结束特点也可以推测 原始韩语并不存在闭音节 至少很局限还有一个就是方言的开音节比例更高也能暗示这一点
朝鲜半岛的中原地名也是晚唐五代的地名 应该说 朝鲜汉字音的终点就是在五代 现在的变化都是以它为母体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1 13:59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14 14:36 编辑

关于高句丽语和日语的对应关系, 前几年大昊曾经写过这样一组数据。 我当时根本没能理解
次若 cinia 頭 ——tuno 角      ---乃 n∂ 属格・修飾辞—— no2,na,nga 属格・修飾辞
古次 kvci/kuar 口—— kuti 口---斯/史 si 属格・修飾辞—— si 属格・修飾辞
助乙 tsi(ir) 道—— (mi-)ti 道-----同上
于次 uc 五 ——itu 五       -------於 u 派生名詞形成辞 ——i- 派生名詞形成辞?

1,是擦音j或z或c变为古日语的塞音t
2,-n,-m等韵尾大量消失
高句丽语:jumong,chumo(朱蒙,邹牟)
上古日语:tomo

3,元音u变i(下面用蓝色标记)
忽 ku∂r 城 ——ki 城
首/烏 su/v 牛 ——usi 牛
于次 uc 五 ——itu 五
烏 v 猪 ——wi 猪
於乙 uir 泉井 ——iri/wi 泉/井

结合我这边正确的秽语发音(详见另一帖)1,是擦音j或z或c变为古日语的塞音t(秽语没有 z,jc)
2   -n,-m等韵尾大量消失(秽语没有 -n -m韵尾)

古次 kosi /kuti   kos(中世韩)zuti(东部方言)这证明他作为一个名词,根本就不是以si 来作属格修饰,而是以 i 在表示名词修饰。   朝鲜语就是 i 作为名词修饰。 比如猪 돼지 兔토끼 鹅거위 鸭오리 牛쇠(soi)

弓次 kɯsi(弓的上古音是kɯŋ 但是ing在秽语不存在) 弓是见母盖马的盖也是见母
于次 ɣɯsi(于的上古音是ɣiua )   盒马=盖马= ɣama 盒是匣母于是云母
难隐 naɣɯ(隐的上古音是ɣrɯb)隐是影母(影,匣,云 加上晓母都是喉音 脱胎于上古的小舌音)

难隐 naɣɯ可以变成nirkɯ韩nadan满nana 日   因此
于次 ɣɯsi 也可以变为 kɯsi弓次 dɯsə打戌 haso二中历

ɣɯsi 如果真的和 itu有对应的话   那到底是 ɯ对应 i还是si读音tu?? 因为 su牛对应usi 来看,是高丽的u对应了日语的i包括 忽 对应了 日语的 己   但是问题是,高句丽语的 牛 发音不是su 是so城的发音也不是kuru 而是 koro   因此在这里,所谓的对应 是 o 对应了 i    如果ɣɯsi VS itu 中, ɯ对应 i那么 首先这个韵母就对不上。 其次, 日语的稻子ineVS 韩语的 narak    以及。 日语的马 uma VS 韩语的 mar的对应中。 我们不难发现。   是日语相对韩语(高句丽语) 有 元音 u 或 i 的前置特点。这是它自己的特点而已

忽 首 烏 的韵母是 o于次 於乙 韵母是ɯ   但是日语对应词却 均为 i

鸟斯含 tosikəmə   这里日语 osaki的 i 又对应了 ə   因此这种不对称的对应关系,我只能认为,是因为倭语在借用百济语的时候,因为韵母天生和半岛语不同,所以没有分清楚不同韵母,“相似的”都给整合了这是在借用过程中,经常出现的问题。   百济语和高句丽语之间。 是存在着严格的音韵对应关系的

我们来看看,朝鲜语和高句丽语之间有没有这种整齐度。

加兮阿kakia 连接 VS닛(잇)    a对应i
难隐 naɣɯ 七 VS nirkɯ          a对应i
鸟aka 幼 小VS -아지         a对应i
伯    pa    见 VS보                a对应o
夫苏 paso松 VS봇                a对应o
波尸 pali 桃 VS복숭아          a对应o
居尸 kɯli 心 VS가삼(中世)i 对应a   现在 가슴i对应 ɯ
古斯 kosi 玉 VS??(更早)i 对应a?中世/现在구슬i 对应 ɯ
骨尸koroli 脓 VS??(更早)i 对应a?中世/现在 고름(곯) i 对应ɯ
木根pərəki根 VS 블휘             ə对应ɯ
斤尸kəli文 VS글                ə对应ɯ
平吏pɯrɯ 平原VS 벌            ɯ对应ə
助乙 tɯri路 VS 길               ɯ 对应i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1 16:57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9-7 10:19 编辑

关于半岛的地名, 有一个我到目前都没有解开的疑问,

三岐-三支-麻杖-(麻的韵是什么? a???)
推良-三良( 推的训 mit )
悉直-三陟(也叫 史直史的韵是ɯ 悉的韵是据说唐初是ie陟的训是 바르因此 发音应该是sɯbar 或səbar 他是和二中历中的。 sahi(sabi)对应的。 他是中世以后 单音节化,sah 然后变成set的(因为 seih和seit 发音一致)
密波兮-三岭 (密的韵是mit)

朝鲜语里的 数词韵母是灵活的。 seit neit是单独指的三,四指三四天时, 就会变成 sa na这就是为什么 三既可以是 史直。 也可以是 悉直。那么同样的逻辑。 密mit 是不是也可以特定下,变成 ma???

要不然我无法理解,为何 日系数词三,会有 i韵,和a 韵同时存在。我对日语不太了解,如果日语没有这种规则,那就奇怪了

密-麻 ,悉-史这种对应其实还有。 那就是 助利非西一云北扶余城 , 这里 非-夫(i--a但是非的韵是ɯ) 所比=沙伏(i--ɯ 但ɯ来自a 因此还是 i-a)

因此,   i韵是 可以即跟a韵对应,也可以和ɯ韵对应,

二中历中,有记载,高丽的第三等官的名字叫蘇判~迊飡这是和史直的读音,sabi 对应的。

有人研究说, 密波兮的密应该训读(意为隐藏,숨 sum) 然后说这个训和 sabi是对应的,我对此表示怀疑。








结合我过去分析,朝鲜语,阿尔泰语,满语,日语,阿伊努语,尼夫赫语数词的结论。 我们看到, 虽然不是全部。 但是 固有同源词数量超过1300个,并且语法几乎相同的 朝鲜语和日语之间。 存在最多的基础同源数词, 其次是尼夫赫阿伊努。 朝鲜语和阿尔泰语之间,存在一个同源数词,以及10数倍词汇方面的联系。朝鲜语和满语也共享一个基础数词。

两个语言之间的亲属性分析方面。 基础数词普遍被认为是最稳固的,所以以他为衡量是不是同根的依据, 这种逻辑,是基于欧美人的逻辑,因为他们的印欧语系之间比较整齐。 但是问题是,这种观点是非常不客观的,片面的。亚洲社会和欧洲社会或许存在着本质的区别。 基础数词被完整的替代,或者部分的被替代,或者倍数以上,10倍数序数词等,复杂的方面,亚洲民族之间存在的数词的混用关系。因此。这种只认数词的逻辑本身我觉得不太可取。

侗台语族的3 就是汉藏的 sam侗台语族数词完全被汉藏替代了
日语的1和阿尔泰语同源
蒙古和通古斯的1245同源
蒙古通古斯阿尔泰朝鲜的4同源
日语和韩语 5 7 同源
韩满倭7同源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1 22:28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14 21:44 编辑

忠清北道地名 未谷县-三年山郡这里 未对应三 年对应谷 (稻narak) 后来统一新罗时期叫三年郡-昧谷县 高丽时叫保龄郡 朝鲜时代叫报恩郡按时代来划分 未在三国时期的发音是 mɯs 昧在中唐的发音 muoi保在高丽是五代的发音是 bau也有可能是bo 总之 从这里 我们也能发现 半岛存在两个疑似同源的序数词三 一个是和日本更接近的 mitu 一个是 masi/mɯs    因此 有理由怀疑 ma/mɯ 系统是朝鲜语固有的三
也有人说 朝鲜语目前的三 不一定来自汉藏 或侗台 也有可能是来自 波斯语
麻杖县本是伽耶里的 散半奚国。这里的散半就是高丽语sahi(sabi) 也是史直(saba) 表示三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2 15:10

突然发现了,关于肃慎的一个疑问。 三国志东夷传中,只有邑娄,没有肃慎,而且明确写了,邑娄乃古肃慎国

但是 好太王碑文中398年条 有观帛慎土谷。因便抄得莫新罗城,加太罗谷男女三百馀人。自此以来,朝贡论事。 这样的记载, 这里的 帛慎是肃慎。   那就是说,陈寿根本没弄清 肃慎和邑娄是什么关系

这里的加太罗谷 不知道是不是 后来的 曷懒甸 曷懒路 河西良 。 有人考证说, 加太罗谷就在今天的牡丹江市境内。 但是曷懒甸则在咸镜南道。   河西良在江原道   还有一个东夫余神话中出现的迦叶原据说是在图们江下游,珲春一带。

如果说。 日语亲属在铁器时代以后仍然生活在了辽东和半岛。 那么狠可能这群人就是考古意义上的克罗诺夫卡文化 文化人群。    他们分布于兴凯湖以南俄罗斯远东地区,图们江下游。 后来在公元前后,突然越过沃沮地,出现在了江原道汉江上游,以及汉江下游。这群人应该就是三国史记里被称为 靺鞨人的 假的靺鞨人。他们区别于秽貊人,韩人,也区别于通古斯人。 他们的这种分布,和加太罗这个地名的分布非常相似

关于通古斯人的情况。

我目前认为,满族人起源自图们江流域。从考古上。东流松花江南北是有一定区别的。 南部应该是随着克罗诺夫卡文化的南下,而进入的滚兔岭-凤林文化他们就是后来的邑娄这些人可能在语言方面,和北部的蜿蜒河-波尔采文化 人群有相当大的同源性,但是文化可能差异很大,这一文化收到了秽系团结文化的一定影响。

他们发展因为后来南下吞并了 图们江以南的沃沮,所以代用了沃沮的名称,叫勿吉, 因此 沃沮和勿吉从根源上不同。后来他们被北边南下的蜿蜒河-波尔采文化人群所征服。 开始叫靺鞨。靺鞨是真正的通古斯人。 就是肃慎的后裔。因此,勿吉后经历白山靺鞨。到长白山女真,在到满洲国的 清朝王室 才能说出 “我国原有满洲、哈达、乌喇、叶赫、辉发等名,向者无知之人往往:称为诸申。夫诸申之号,乃席北超墨尔根之裔,实与我国无涉。我国建号满洲,统绪绵远,相传奕世" 这样的话来, 即满族虽然来源复杂,但是其核心部族。并不认同肃慎。 因为他们是滚兔岭-凤林文化后裔。   

从后世来看, 渤海国时期, 渤海作为上层存在高句丽人,靺鞨人,下层都是靺鞨人的国家。理应是和黑水靺鞨部属于”广泛意义上的同胞“但是, 渤海居然和黑水靺鞨是死敌。 这种格局一直延续到辽末金初。 黑水靺鞨,也就是真靺鞨族的女真人。 根本不把渤海人当同类这是紧靠少数渤海国内高句丽人是很难做到的。 这肯定是有传统

而且我好像以前听说过,女真语相对于满语是北部方言。 也暗示,满族人很可能本身就是女真人中的南部分支。 至于滚兔岭-凤林文化人群,是不是期初和蜿蜒河-波尔采文化文化人群 在语言上不同。这个很难考证。

起码从三国志,和好太王碑文中来看, 两者要不就是并存但是中方没搞清,要不就是因为太像所以被混淆起码2000年内,两者语言应该是有融合了。 满语据说到现在也存在和北部通古斯语不同源的部分。

总之,对于半岛和辽东的类日语人群, 我目前的理解就是。 新石器时代晚期,就已经开始离开半岛。 直到青铜时期中期(比如2700年前)他们的大部队已经只分布于日本。 半岛一侧,零零碎碎分布在了东南沿海。 在那里他们大概存在到了2000年前,然后基本消失。 在俄沿海州 兴凯湖以南,图们江以北地区, 还曾残留过一部分日系族群。 他们在公元前后陆续沿着海岸线南下,最终在汉江流域创造了克罗诺夫卡文化的子类型=中岛类型文化。随着高句丽吞并汉四郡,其文化没落同时随着高句丽吞并沃沮地,沃沮衰弱,邑娄人得以南下占领沃沮地,自号勿吉,后吞并夫余。 6世纪以后,其北部靺鞨人崛起,吞并了他们。他们成为白山靺鞨和夫余靺鞨。后跟随高句丽人一起建立渤海国。灭亡后在辽国被内迁的叫熟女真,没有迁的,留在长白山,叫长白山女真。鸭绿江女真也是他们的一部分。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2 16:10

roxsan 发表于 2015-5-12 23:01

看了上面的图,还有点疑问,基里亚克(柯里亚克)人是如何和朝鲜人发生联系的,我记得他们在语言和Y染色体上都有点渊源。。。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3 00:39

半岛的语言有两个路径 一个是黑龙江下游沿着海岸线一直到半岛东南 一个是辽西经辽东沿海岸线到半岛西南

我所看到的作者他的论点是 绳纹人中一支或几支 日语族群 尼夫赫族 都是曾经从黑龙江下游南下东海岸的
韩语的祖先 秽语的祖先 阿尔泰语族 汉语族都是利用西部通道的 但是我有一点不同的看法 虽然黄海平原存在的一万五千年前 现今东北亚民族的祖先都是通过这个海岸线北上的 但是不能因此就说 东部路线的族群在新时期时代早期 大本营是在黑龙江下游 我认为 日语系应该是分布在半岛一侧 尼夫赫 北线绳纹人都是在沿海州到黑龙江下游一侧 此外 九州等地应该是残留着南线绳纹人 这种局面 随着东海外大陆被淹没而被孤立。日本人祖先自新石器时代以来就是夹在南线绳纹人和北线绳纹人中间的 北绳纹北部就是尼夫赫
新石器时代早期 东海岸通道上 从北到南 有过几次迁徙 其中有北绳纹人的南下 也有尼夫赫人等古亚洲的南下 他们中后来的古亚洲人好像是被从西边来的通古斯人截断过

西线族群 是从辽西经辽东进入半岛西海岸的 他们也是从东南亚北上的 但是新石器早期已经在辽西了 他们比东线人晚进入半岛 他们是韩语的祖先无论西线还是东线 这里的迁入都不是一次性的 而是多次 逐渐的迁入   韩语族群进入的最早时间是6500年前 扩张时间是5500年前

石景山地铁 发表于 2015-5-13 00:47

半岛的语言有两个路径 一个是黑龙江下游沿着海岸线一直到半岛东南 一个是辽西经辽东沿海岸线到半岛西南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3 00:39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弥生人说不定半岛来的不多的,主要是江南的移民。或者中原移民,贴吧有个观点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3 00:56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13 08:29 编辑

上图是两千年前的地图 我上面阐述过 大概2700年前 半岛的日系基本上只残留在了南端和东北端 2000年前东北端那批人只是有过一次南下

这种韩系把日系截断的局面就是5500年前开始的 尼夫赫这个族群实际上也是被通古斯人截断的 日本人也是截断了绳纹人   尼夫赫人和韩人的接触很可能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发生 1 韩系扩张到了半岛东北部 2日系在东北部人口稀少 3尼夫赫人此后进入了这一地区和韩人接触
我的逻辑来自考古 隆起文土器8000年前登场 分布于南海岸和元山弯以南的东海岸地区
6000年前 櫛文陶器在西海岸出现 来自辽西 他们有农业青铜时代开始与3500年前或更晚一点 最早一批无文陶器来自辽东 此后一直有从辽东进入的青铜器人群

8000年前这批人我看作日系 6000年前的是韩人 3500年前开始的是秽和貊

石景山地铁 发表于 2015-5-13 01:11

半岛的语言有两个路径 一个是黑龙江下游沿着海岸线一直到半岛东南 一个是辽西经辽东沿海岸线到半岛西南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3 00:39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阿姨怒女人都长胡子,说明跟澳洲原住民差不多{:8_192:}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3 08:22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13 09:55 编辑

看了上面的图,还有点疑问,基里亚克(柯里亚克)人是如何和朝鲜人发生联系的,我记得他们在语言和Y染色体上都有点渊源。。。
roxsan 发表于 2015-5-12 23:01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语言上的关联是有的,但Y上面不能确定,

庫頁島 尼夫赫人 Tajima et al 2004

C2-M217 8/21 38.1%
O-M175(xM119, M122) 6/21 28.6%
P-P27.1 4/21 19%
R1a1-SRY10831.2 2/21 9.5%
Others(xRPS4Y711, YAP, M9) 1/21 4.8%
Total 21

庫頁島 尼夫赫人 ХАРЬКОВ 2012

C2-M217(xM48, M407) 37/52 71%
D-M174 3/52 5.8%
N1c1a-M178 1/52 1.9%
O-M175 2/52 3.8%
O2-P31 1/52 1.9%
O3a-M324(xM134) 4/52 7.7%
Q-M242(xM346) 4/52 7.7%

M48(旧C3b2)和 Z1300(旧C3e1)是并行的关系。   M407是Z1300的下游C3e1a

锡伯族样C3总共37.9% 其中21.9% C3b-L13736%C3e-Z1338
满族样本1 C3总共17% 其中 3%C3b-L1373 6%C3e-Z1338 8%C3b2-M48
满族样本2 C3总共12.5% 其中 C3b-L1373 3% C3e1-Z1300 9.1%
韩国样本1 C3共13.3% 其中C3b-L1373 0.6% C3e-Z1338 12.3%
韩国样本2 C3共15%   其中   C3b-L1373无       C3e-Z1338 13%
韩国样本3 C3共19.2% 其中 C3b-L1373 2.4%C3e1-Z1300 16%
延边人      C3共17.4% 其中 C3b-L1373 无      C3e-Z1338 17.3%

发现韩人和满人的差异了么? 对比尼夫赫人的数据,因为尼夫赫数据没有细分,只能说他不携带满族携带的M48而且可以确定其中也不存在 C3e1-Z1300下游的M407
但是不确定到底有没有C3b-L1373 也不知道 如果有C3e-Z1338它的比例到底多高
也不确定有没有其他分之。

lw109 发表于 2015-5-13 08:31

这就与日语、韩语、汉语为什么各自属于不同的语系,而不是同属一个语系的判定标准是一个道理,单纯拿出红山人举的那些例子,完全可以说汉语、日语、韩语都属于一个语系,至少是日、韩语同属一个语系,但是语系的判定标准最主要的也是决定意义的就是底层语词汇的发音同源性,由于这一判定标准,所以汉语与藏语、缅语同属一个语系-汉藏语系,韩语与满语、蒙古语同属一个语系-阿尔泰语系,日语单独一个语系,世界上现存的语言中没有日语的同系姊妹语,由于现在导出的高句丽语词汇中底层语词汇中与日语存在发音同源性,尤其是三、五、七、十这四个数词(注意现在仅知道高句丽语这四个数词的读音)与日语存在明显的发音对应,所以认定高句丽语与日语同源,同属一个语系

lw109 发表于 2015-5-13 08:38

红山人的观点是无视高句丽语在基础数词等底层语词汇的发音同源性,而只关注于部分中上层语言词汇的一致和半岛高句丽语-秽貊语地区如何演变为韩语地区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部分中上层语言词汇有韩语引入高句丽语词汇的现象,但最基本的底层语词汇一直是韩语读音的演变,这实际是一个异族族群-高句丽-秽貊语族群失去自己的民族语言、民族意识,最后被韩族人同化的过程,不是同一语言、同一民族的演变过程。

lw109 发表于 2015-5-13 08:49

这实际是一个语言学的划分标准问题,一般的语言划分有三个层次,即划分不同语系的标准,同一语系下划分不同语言的标准,同一语言下划分不同方言的标准,红山人是在置第一个划分标准于不顾(这一标准下,基本没有高句丽语与韩语相关的部分),单独放大第二、第三标准中高句丽语与韩语相同的部分,而且第二、第三标准中照样有高句丽语与日语相同的部分

lw109 发表于 2015-5-13 09:00

在高句丽国家已经灭亡的情况下,被新罗占领的高句丽地区的人群语言无论如何演变(还有包括被渤海国占领的高句丽人地区),在划分语系的第一标准即底层语词汇的发音同源性上,发生了蜕变、剧变,那就说明高句丽语已经消亡了,语言的消亡是民族消亡的最后的也是最基本的标志。

新罗占领区的原高句丽地区,说高句丽语的人群如何演变为说韩语的过程,与原乐浪郡地区的汉人由汉语改说韩语是一个性质的演变过程是同一性质,都是被韩语民族同化的异族人群,不是同一民族、同一语言人群的演化
页: [1] 2 3 4 5 6
查看完整版本: 关于高句丽语的重大失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