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haer 发表于 2011-1-30 18:45

汉藏语系谱系2011 ----整理自ethnologue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11-1-30 19:51 编辑

之前阅读了门巴族,珞巴族相关的书籍,对于珞巴族的语言 Tani语为何是汉藏语中的一个独立语支有所不解。因此整理了www.ethnologue.com 的汉藏语的谱系,以方便查询。 并且,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整理了大部分语言的中文译名。

汉藏语系的谱系:
http://www.ethnologue.com/show_family.asp?subid=231-16

整理成的excel文本如附件所示。

说明:
1, 凡是ethnologue给出语言代码的,都放在语言一列。 这会导致一些问题,比如国内认为是某种语言的数个方言,在这里会列为语言。但并没有更好的办法。导致的问题是,在公认的语组和语言之间,设立了 “次语组”,在极少数的情况下不得不设置“此次语组”。

2,谱系整理尽量“采用语系(汉藏语系)、语族(藏缅语族,汉语族)、语群(彝-缅语群等)、语支(彝语支等)、语组(北部彝语组等)、语言、方言这样的格局”。但由于谱系结构复杂,增加了其他的层次。

3,主要参考了《汉藏语系:谱系传承、文化接触以及历史变化*杜冠明(Graham Thurgood),田阡子 译》的译文。 其他的中文翻译,都是引用自现有的翻译,没有自创的。

4,某一语言带“-----”前缀,表示这个语言(或任意语言层次),不属于排列在它之上的语组或语支,而直接从原始祖语中分化出来,或者谱系未定。


观感:
1, 汉藏语系的谱系,确实是过于复杂。
2,但是参考分子人类学的数据,语言学的分类,特别是他们“未定(无法分类的语言)”或“特殊层次(比如语组)”似乎可以和分子人类学的调查数据有契合的地方。 比如,以其他为例,苗瑶语到底是自成语系,还是归属到汉藏语中,还是归属到南亚语中,语言学向来有争议。而从分子人类学的角度看,这种争议太正常不过了,因为苗瑶是O2a和O3的混合,在漫长的历史时期中形成了自己的支系。

3,汉藏语系太过复杂了,恐怕以语言学的方法,也无法最终给出明确的谱系,可能要参考分子人类学的数据。不过,那也是需要极大的深度的研究。

fanzhongyan 发表于 2011-1-30 22:26

多谢兰版的资料。

看来还是把汉语单独列出来了,汉语和藏缅语族里哪种语言更亲密的问题还是没有一致的看法。

和南亚语系不同,怎么看也不觉的藏缅语系的扩张和农业有关,至少不是主要动力。

natsuya 发表于 2011-1-30 22:34

多谢兰版的资料。

看来还是把汉语单独列出来了,汉语和藏缅语族里哪种语言更亲密的问题还是没有一致的看法。

和南亚语系不同,怎么看也不觉的藏缅语系的扩张和农业有关,至少不是主要动力。
fanzhongyan 发表于 2011-1-30 22:26 http://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Fan好久不見阿, 你的意思是Sino-Tibetan還是Tibeto-Burman不與農業擴張有關?

fanzhongyan 发表于 2011-1-30 22:54

本帖最后由 fanzhongyan 于 2011-1-30 22:58 编辑

Fan好久不見阿, 你的意思是Sino-Tibetan還是Tibeto-Burman不與農業擴張有關?
natsuya 发表于 2011-1-30 22:34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hi natsuya, 我来过几次的,但就是登不上来,郁闷死~

有的学者说汉藏语系的扩张和粟米有关,但也有反对的。藏缅语族的扩张可能与农业无关,南部藏缅语言大多小而分散,互相独立不从属,而农业型扩张应该像汉语这样分布广而内部差异性小吧。

natsuya 发表于 2011-1-30 23:23

感覺論壇轉過來之後不少人都消失一陣子, 大概都和密碼問題有關吧。對各大語系的複雜度沒有研究, 不過感覺漢語這樣內部差異性相對較小的語族, 可能和歷史上政治的大一統局面有很深的關連性? 比如說之前linxiao討論古代的中原漢語對其他方言的輻射覆蓋影響?

fanzhongyan 发表于 2011-1-30 23:39

感覺論壇轉過來之後不少人都消失一陣子, 大概都和密碼問題有關吧。對各大語系的複雜度沒有研究, 不過感覺漢語這樣內部差異性相對較小的語族, 可能和歷史上政治的大一統局面有很深的關連性? 比如說之前linxiao討論古代 ...
natsuya 发表于 2011-1-30 23:23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嗯,也有政治因素,不过农业是建立稳定帝国和政治的基础。

历史上,南方方言成立后,至少从宋朝就开始了自我发展阶段了吧。要说辐射力度的话,秦汉隋唐时关中和洛阳汉语应该是最大的。

fanzhongyan 发表于 2011-1-30 23:44

还有,也有把克伦语单独拿出去成立一个语族的。

ranhaer 发表于 2011-1-31 08:25

克伦语因为孟高棉语的强烈影响,与其他藏缅语差异很大。早期的分类将其与其他藏缅语并列。但后期的分类都把当作一个语支而已。

polyhedron 发表于 2011-1-31 10:36

這是向柏霖(Guillaume Jacques,是Sagart的學生)網站上的分類法:
http://xiang.free.fr/hanzangyupuxishu2.htm

李方桂接受了Conrady、Przyluski等人对汉藏语系分类的观点,后来这个观点成为中国语言学界的定论。但是许多汉藏语言的专家不同意这个看法,对汉藏谱系树分类的观点有了很大的争议。 我个人认为,最有争议性的两个问题是:

一、壮动侗语族和苗瑶语族的地位:Klaproth (1823), 闻宥 (1957 )和 Benedict (1972)已经指出,汉藏语系不包括壮侗语族和苗瑶语族。按照沙加尔的看法,壮侗语族属于南岛语系,所以这个语族跟汉藏语系有间接的关系,但是两者之间的同源词非常少。

二、藏缅语族的地位:按照一些语言学家的观点,没有独立的“藏缅语族”,所谓的“藏缅”语言没有共同的创新演变,所以没有充分的理由把这些语言划入同一个语族。在印度东北,汉藏语系的独立语支非常多,是因为资料阙如,记音不够准确,进行构拟非常困难,更何况进行语言分类,我们不得不保持谨慎的态度。例如:所谓的“那尕”语言分为5个独立的语支,其中北部那尕接近景颇语,绝对不能把这些语言划入同一个“那尕语支”,因为这些语言之间的关系可能非常疏远。我认为,汉藏语系一共有以下28个基本独立语支,汉语也只是其中的一个。

1、汉语

2、藏语支:藏语、tamang-gurung-thakali (尼泊尔)、错那门巴语、墨托门巴语(西藏自治区、不丹)

3、缅彝语支:缅甸语、彝语、哈尼语、拉祜语、基诺语(贵州、四川、云南、缅甸、泰国)

4、羌语支(四川、云南)

5、SAL语支 :景颇语(云南、缅甸)、博多-戛罗语言、北部那尕语(印度东北)—— 这个语支是美国语言学家 Burling所提出的假设,许多西方专家们接受了这个假设。

6、仓洛门巴语(西藏自治区、不丹)

7、独龙语支(云南、缅甸)

8、纳西语(云南)

9、土家语(湖南、河北)

10、白语(云南)

11、达尼语支(Tani, Abor-miri-dafla—西藏自治区珞巴族、印度东北)

12、苏龙语(西藏自治区珞巴族、印度东北)

13、 登语支(格曼语、达让语、taraon-digaru—西藏自治区、印度东北)

14、曼尼普尔语(Manipuri, Meithei—印度东北)

15、尼瓦尔语(Newar, Nepalbhasa—尼泊尔)

16、克伦语(Karen—缅甸、泰国)

17、mizo-kuki-chin (印度东北、缅甸)

18、喜马拉雅西部语支(Almora:Manchad, Byangsi, Kinnauri—印度喜马恰尔邦

19、基兰提语支(Kiranti —尼泊尔)

20、 提马尔语(dhimal-toto—印度东北)

21、米基尔语(mikir —印度东北)

23、阿沃—那尕语(ao naga—印度东北、缅甸)

24、昂戛米—那尕语(angami naga—印度东北、缅甸)

25、塞良戎—那尕语(zelianrong naga—印度东北、缅甸)

26、唐库尔—那尕语(tangkhul naga—印度东北、缅甸)

27、列普查(lepcha—锡金、不丹)

28、贡独(gongduk—不丹)

linxiao 发表于 2011-1-31 18:55

其实,我觉得也许有一些语系谱系是可以分得很清楚的,或者说从大往小里分,越大的层面越容易分清楚
但在小层面“分清楚”不必然成为目标
也就是说,实在分不清楚就算了。

因为越来越觉得语言的形成,在某些层面上,其实是许多人在一起互动的结果,这一点看汉语方言就很清楚
汉语,或者“汉语族”,底下也许可以分成官话,吴语,闽语,粤语。。一干
但首先划分、归类的标准就各不相同,底下具体的**片、**小片,就更是标准各异
那么好了,汉语下面各支系之间关系如何呢?其实连这个都没解决清楚
而且我觉得这个恰恰是解决不清楚的,因为即使是差异很大的支系之间,往往都会形成一堆过渡方言
比如泰如片、南通话、通东话。

如果看别的语系,比如印欧,下面语族是分了几个很清楚的,但语族之间的关系呢?
按照一个s-k的对应,就分成东、西两类,我觉得也不是很科学。

分子人类学可以帮助解决一定的问题,但语言的形成往往跟 外来Y,有很密切的关系
该怎么处理这些外来Y,应该会是汉藏语系的一个问题(比如藏族的那些D)

imvivi001 发表于 2011-2-15 00:06

克伦语的确有一点特殊~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汉藏语系谱系2011 ----整理自ethnologue